是因為這幾個月來的生活很好很快樂﹐我需要個提醒﹐提醒我說沒有任何人事物是完美的嗎﹖



前天又作惡夢了。

本來不想寫下來的﹐因為我不想讓別人可憐我。事情都過去那麼久﹐快三年了。不是我念念不忘﹐相反的﹐我真的希望有辦法讓他﹐和任何與他有關的記憶﹐都從我的頭腦裡完全消失。只是﹐我寫下來﹐對我有 psychological help﹐會讓我比較平靜。

夢中﹐我在自己的睡房裡。手機響了﹐我不記得有沒有顯現來電號碼﹐可是我接了起來。電話中傳來的聲音是我一生中不願再聽到的﹐他的聲音。

他說他在聖地牙哥。(洛杉磯的南方﹐約兩個鐘頭車程)
他說他要和我把事情整個講清楚。

我提高了聲音﹐恐懼感又回來了。  "Why the fuck do you call?"  and "How the fuck did you get my number?"  我根本生氣了。  "I have nothing to say to you."  我說。

是啊﹐我對他真的沒什麼好說的了。

老實說﹐在夢裡﹐我非常恐懼﹐冷汗從我背脊留下來﹐我怕他打電話來是要讓我知道他就在不遠之處﹐隨時要來殺掉我。

他以前說過﹐如果我有一天離開他﹐他一定會找到我並殺了我。也因為這個威脅﹐讓我一拖再拖﹐一直到三年前的四月才離開他。

我記得﹐在夢中﹐我抓住媽媽﹐把這通電話告訴她。她的回應我不記得了﹐大概是要我別怕吧。

我醒來後﹐打開了電腦做了記錄。最後一段﹐我大概是如此寫的 (我翻譯的不太好)﹕

恐懼感還在﹐我何時才能完全脫離﹖何時才能完全不怕他﹖我希望我能把那段過去和記憶完全抽除。我希望現實生活中有一個 Dr. Mierzwiak (註 1)能做到。現在生活過得那麼好﹐我不要再被提醒那一段過去和恐懼。

二姊說﹐我在夢中會大聲罵回去﹐跟以前的惡夢比起來有進步了。我想也是。

二姊又說﹐他那麼大膽來加州的話﹐等著被告到連褲子都沒得穿吧。

Minh 放狠話﹐說他敢來找我麻煩的話﹐等著瞧!

二姊夫說﹐他真的敢來的話就等著被痛揍。

我說﹐現實中﹐他會有錢飛來加州的機會很小﹐尤其如果他還沒戒酒戒毒的話﹐那些都是很花錢的。而且我要開始學防身術而且我會射槍 (雖然上次有點嚇到﹐不過我知道如何裝子彈﹐瞄準﹐射!) 


======================================
註 1:  Dr. Mierzwiak 是電影中的角色﹐沒看過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的﹐可以租來看﹐真的很不錯。有Jim Carrey & Kate Winslet ﹐兩個都演的很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