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妹妹是兩個小的


獅子老師會開始寫部落格﹐跟獅子妹妹有很大的關係。我很喜歡讀獅子老師寫到她們姊妹的文章﹐總是讓我感動的落淚。也常讓我想到我和我大妹的關係。

我們家有五姊妹﹐感情也都很好﹐而我心中最黏的﹐是小我三歲的大妹。小時候﹐小妹還沒出生時﹐大姊&二姊因為只差一歲﹐所以她們倆比較親﹐我一開始當然是跟著她們玩 (那時妹妹還太小)﹐後來兩個姊姊上小學了﹐我的注意力就轉到妹妹身上。
我們從我小一﹐一直到搬來美國前(國二)都是同房同床。她要什麼﹐我能做到的就一定做到。連她得 chicken pox 時我還是跟她一起睡﹐一方面希望能趕快感染到﹐趕快出疹﹐以後就不會有。可是後來一直沒有﹐我猜是因為我有偷偷幫忙她吃那些很苦很臭的藥丸吧。

她年紀其實還不夠上幼稚園時﹐好想好想一起去玩喔﹐我就趁媽媽不注意時趕快幫她把鞋子穿好帶上幼稚園的娃娃車一起上學去囉!  我的個子一直比較小﹐而妹妹個子一直比較高﹐所以老師也都沒去注意。有一天﹐大家搶著要盪秋千﹐我好不容易等到了最左邊的那一個﹐就跟妹妹說我玩一下就換 她。在中間的同學很喜歡妹妹(因為她真的很可愛!)﹐就說“來﹐我抱著妳我們一起盪。”接下來發生的事好似慢動作﹐一格一格的在我的記憶裡﹕同學不知為何 和妹妹一起摔了下來﹐妹妹坐在沙地上大哭﹐最右邊的同學反應不及連人帶秋千撞了上去﹐妹妹的額頭開始流血﹐天哪﹐流個不停﹐我拉著圍兜去擦﹐擦不完﹐妹妹 滿臉的血和淚﹐我哭著要幫忙止血止不了﹐而四週一群小朋友鬧轟轟的﹐有人尖叫有人喊著“流血了流血了﹐快叫老師!”

我第一次感覺到深深的無力感及恐懼感。

終於有人把老師叫來了﹐我依稀記得妹妹被抱走了﹐被送去醫院。

那天接下來的事情我記不清了﹐後來只記得妹妹因此額頭縫了幾針﹐帶了一罐黃色的藥水回來吃。藥水我有偷偷的吃過一口﹐甜甜的。而妹妹頭上的疤現在不仔細看是看不出來的﹐可是有好一段時間﹐我覺得很對不起妹妹﹐覺得都是我的錯﹐雖然她根本不怪我。

到了小學後﹐我們一直都是差不多的身高﹐長的也差不多(現在就很不一樣了)﹐媽媽開始讓我們穿一樣的衣服﹐常常在全家出去吃餐廳時被以為是雙胞胎﹐而且還 裝的很高興。我們除了課外活動不同(我學音樂她學跳舞)﹐做事情都是一起﹐連壞事都一起做。大約是那時候妹妹開始比較像姊姊﹐一直到現在還是一樣。玩的主 意大部份是跟著妹妹。我記得一直到小學六年級﹐我們過年添的新衣服是一樣的﹐粉紅色的洋裝。好像我國中時才開始選不一樣的﹐因為覺得自己是國中生了。

有些時候我做事情﹐在別人眼裡或許會覺得不符合邏輯﹐可是妹妹就會懂得我﹐覺得是理所當然的。她總會說 "that's totally something you would do." or "that's so you."  當然﹐不是說其他姊妹不懂我﹐因為她們對我都有不同程度的了解 (大姊也很懂我)﹐可是最懂的我內心的﹐就是大妹。

她懂我到什麼程度呢﹖舉個例子來說吧~~ 大部份我是不怎麼生氣的﹐就算不高興也只是默默的生悶氣﹐再生氣點或許會哇啦哇啦叫一下﹐可是只有妹妹厲害到能讓我丟東西。那是我們都還在小學時。台灣的 小學生到幾年級時都會要學直笛﹐每個人一把塑膠直笛﹐我的就放在書桌上。有一天我們兩個無聊的在鬥嘴﹐鬥什麼我也不記得了﹐可是我一直說“妳不要講﹐妳再 講我就要生氣了!”妹妹其實蠻頑皮的﹐就故意一直說﹐我就威脅說“妳再說我要丟妳喔! 妳不要講了啦!” 她還是不停。我受不了了﹐拿了直笛就丟過去﹐可是又不敢真的傷到她﹐所以直笛只是撞到她附近的牆(還是書櫃﹖)而已。

到現在﹐她如果想惹我生氣﹐幾句話就辦的到﹐功力不減﹐而且還是很了解我的弱點。還好我們都長大了﹐很少會做這種無聊事﹐我也不會丟東西啦!  不過她還很會讓我哭~~~ 她只要在我很努力的在忍哭時﹐問我一句“are you crying?”就可以讓我忍功全失﹐眼淚像不用錢一樣的轟一下全部冒出來。

我前面說我黏妹妹﹐是真的。她雖然小我三歲﹐我卻常常覺得我當初應該才是妹妹﹐我們生錯了順序﹐因為她比較有領導者的樣子。小時候我們有一次生氣大姊(原 因我忘了)﹐想要趁大姊跟二姊都不在家時“報復”回來﹐本來想不出辦法。後來妹妹想出“亂畫大姊心愛海報”的主意。“不要啦”我怕怕的說﹐畢竟大姊是最大 的﹐我怕惹她生氣。“好啦!”妹妹堅持的說。所以沒有主見的我就和妹妹拿了色筆去畫啦!  不用說﹐兩個人後來都有不好的下場。還有我後來在國語日報音樂班上課時﹐會帶妹妹一起去﹐尤其是下午的課。媽媽通常會給我買三明治的錢﹐有一次我們因為貪 吃﹐把公車費也花掉了﹐兩個人從台北車站那裡﹐順著中山北路一路走回家 (我們那時住在六段﹐士東國小對面巷子裡)﹐走了蠻久的﹐可是一路走一路玩&聊天﹐對距離完全沒感覺。經過有憲兵站崗的建築﹐還跑去憲兵面前跳啊 跳的﹐可是憲兵完全沒反應。

2006 年底時﹐剛好公司有缺﹐妹妹建議我來應徵﹐我就來了﹐也很幸運的馬上被錄用。當初 Sean 和 Bill 問說我們姊妹的關係在公事上會不會有問題﹐我說不會﹐一方面我公私蠻分明的﹐另一方面﹐我根本就很習慣聽妹妹的 instructions﹐所以作她下屬絕對OK啦﹐呵呵~~~ 老闆們聽了也笑呢!

年年年底我差點被前公司以高薪拉走﹐心裡掙扎了好一陣子。聖誕節過後的第一個工作天早晨﹐我已經到公司﹐妹妹還在路上時﹐她打電話告訴我她已經上路了﹐我 說“好”﹐她接著說“You know how much I respect your decision in life, and I normally don't say anything to change your mind.....”(聲音開始哽咽)﹐我嗯了一聲﹐說不出話﹐她接著說“but this time, I'm asking you to please stay.”我馬上掉下眼淚﹐說“OK, I'll stay.”就這樣﹐幾個星期的內心掙扎就破解了﹐至今不後悔。Nothing beats  sisterhood!  (this applies to all my sisters, naturally!)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