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問題﹐從我開始約會我就聽幾個不同的男人說過。第一次﹐是因為當時的我十八歲﹐而他是二十八歲﹐足足大了我十歲。他其實是我第一個有親密接觸的男友(可是不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個)﹐而我以為因為上了床就是愛﹐很會三不五時跟他耍小脾氣﹐挑毛病﹐完全不肯了解說他是個上班族﹐不像我雖然課業重﹐還是有暑假和寒假的。他受不了但是又放不下我﹐偶爾會冒出這一句 "what am I to do with you?"

我當然很白痴的給這類的回答﹕“我要去看黑白無聲電影 / 要吃dim sum / 要去博物館 / 要去音樂會。”

這段感情﹐維持不到一年﹐在我離家上大學﹐開學兩個月之後﹐正式的斷了﹐而且是我生氣的說“你需要空間﹖我都離幾千哩了你還說這種話﹖好﹐那我們分手﹐這樣你要多少的空間就有多少的空間!”

後來跟 Daryll 走得近﹐我擺明了想要他是我的男友﹐再不然我去給別人追走了他可別後悔﹐我們在“要不要成為男女朋友”這件事談了兩個月﹐他也說過這句話。

後來我大了幾歲﹐不想談感情了﹐給我XX就好﹐偏偏有人要白痴的放下感情﹐被我罵說他破裂了我們當初的協議﹐那個三八也說過。

我想﹐是因為他們總是搞不懂我到底在想什麼﹐不夠了解當時的我吧。

Marcus 和我認識到現在快十年了。同事近三年﹐偶爾大家一起出去吃飯喝酒聊天以外﹐沒有其他的交集。沒想到在我離開公司轉去銀行上班後﹐我們反而常在網路上聊天。2002 年有天晚上聊著聊著﹐我說大家好久沒聚在一起了﹐叫他負責傳話﹐請大家來我新的公寓來玩﹐食物飲料自備﹐我提供場所 (我的客廳) 和娛樂 (電視和錄影帶)。

第二天傍晚下班後﹐他在網路上說其他人都有事﹐所以他會自己來﹐歡迎嗎﹖我說好啊﹐來呀。答應後覺得怪怪的﹐打電話跟怡薰討論﹐她也覺得可能會有什麼事情發生﹐可是我很鐵齒的說“啊﹐應該不會啦﹐他搞不好是 gay 呢。”因為當其他男生在大聊女生怎樣又怎樣時 (完全把我當男生在聊﹐真是的)﹐他都沒說過什麼﹐反而比較喜歡說他日文練的如何﹐哪裡可以下載到日本動畫﹐他的書寫到哪裡﹐這類的話題。

呵呵﹐只能說 I had to eat my own words 啦!!

那一晚後﹐我們偶爾見個面﹐他偶爾過來我的公寓﹐常常會忍不住的OOXX﹐可是他又不會像其他男人一樣拍拍屁股走人﹐也不會被我趕﹐而且就算什麼都沒發生(姑娘今天沒興致)﹐還是可以聊的很愉快。一直到幾個月後他才承認說其實我們還是同事時他就在暗戀我﹐所以我邀請大家來時﹐他只是隨便跟其他人提了一下﹐然後故意說我新家遠啦﹐公車不好搭啦﹐讓他們都說那算了﹐等我有到市中心時再聚會好了。

後來我跟“那個爛人”一起時﹐Marcus 偶爾會路過我辦公室﹐順便帶點日本料理給我。在知道我被揍時﹐很生氣的想去揍人﹐可是他真的太瘦了﹐鐵定打不過﹐所以我沒給他地址。他一直用自己的辦法在關心我﹐譬如說他知道我星期二晚上都會去離我比較遠可是離他很近的laundromat 洗衣服時﹐他會過來陪我聊天。偶爾我們也會在星期六我去買菜時碰到面﹐不過都只是哈啦一兩句而已。

後來我就回來加州了。我回來的時候是四月﹐他七月初來看我﹐很高興我脫離苦海。他還真的只是來看我﹐堅持不跟我OOXX﹐說我還需要時間療心傷。我還跟他賭氣﹐因為覺得他很莫明其妙。

這一兩年來﹐他一直很明白的告訴我說他還是對我有感情﹐也不肯在我們下次見面前去跟別人交往﹐我也喜歡他﹐他一直是個很好﹐很貼心的朋友﹐也很了解我。可是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會覺得自己準備好了 (我目前為止還是覺得我單身比較好)。而我也不願意他放下他在費城很好的工作來這裡跟我在一起﹐更不可能再為了個男人而離開家庭﹐這種錯一次就很夠了。每次談到“我們到底在幹嘛 / 到底要如何﹖”的話題時﹐他也會來一句“我該拿妳怎麼辦﹖”

你問我﹐我哪知﹖我的牌都放在桌上﹐一清二楚的了。等不下去﹐他隨時可以去找別人共度一生﹐我們就很清白的作朋友啊﹐我又不會阻止也不會難過﹐他又不肯。所以啦﹐就繼續耗下去啦~~~

Photobucke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