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不會再作惡夢了。

昨夜夢中﹐我又回到了鐵軌上﹐走在他身邊﹐嘴裡勸他別做傻事﹐心中卻有個小小的﹐邪惡的聲音說﹐他真的做了的話﹐我就自由了。那個小聲音在夢裡越來越大﹐大到我驚醒過來。

那一晚的事﹐我以為自己已經忘掉了﹐這個夢﹐讓我又記得起來。什麼時候我才能完全忘掉那一年的種種﹖

我下班回到公寓時﹐他已經喝的醉茫茫的。手邊沒多少錢﹐我的幾個大小皮包背包都被他搜過丟在客廳地上﹐還是沒錢﹐他只好買最便宜的啤酒﹐牌子我不記得了﹐味道很難聞。我安靜的把客廳整理好﹐東西歸位﹐接著煮晚餐。我不知道自己愣在火爐前多久﹐是被他的聲音嚇回神的。“在想什麼﹖”他問。我搖搖頭﹐慣性的對他說謊“沒事﹐今天上班壓力大了點﹐老闆為了小事情發飆。”其實﹐我是在想著﹐這種生活我還要忍多久﹐他才會改﹖口中說愛我﹐會為我戒酒﹐卻一次又一次的失信﹐又不肯去AA meeting﹐也不肯去 rehab。

“餓了嗎﹖飯馬上好。”我輕聲的問﹐儘量裝出關心的口吻。

他說不餓﹐也永遠不會再餓肚子了﹐因為他要去臥軌自殺。

我很難分析自己當時跟著他去的原因。雖然我一直阻止他﹐可是我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心的在阻止他。那時的心情很複雜﹐很難解釋。所以﹐跟著他從公寓附近那一站﹐一直沿著鐵軌走到上一站。聽到火車遠遠的開來的聲音﹐他說“好﹐妳上月臺去﹐我留在這裡”時﹐我拼命的拉他﹐叫他別如此做﹐他用力的推我﹐要把我拉開﹐可是我的心中那個小聲音在那時冒了出來“讓他去﹐妳也可以自由”。

最後﹐因為火車還在上上一站﹐速度又慢﹐月臺上有人注意到我和他拉拉扯扯的身影。那位先生跳下月臺走過來﹐說“趕快上月臺呀﹐火車不久就要到了。”

因為一個陌生人的阻止﹐他沒有最後臥軌。之後我告訴他媽媽﹐希望她和查理能勸勸他﹐也幫忙想辦法讓他去rehab 戒酒戒毒﹐她竟然說我捏造故事騙人﹐故意要在她面前說她兒子的壞話。後來還讓他知道我有告訴她這回事﹐他當然否認﹐而我又因此被處罰一頓。真夠他馬的。


還好﹐都過去了。現在唯一希望的是這些記憶能隨著時間而離開我﹐不要再入夢來嚇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