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在念幼稚圓時﹐最喜歡在炎熱的夏天﹐跟著大姊和二姊拿著罐子找金龜蟲。小小的金龜蟲的背上一點一點的很可愛。後來應該還有捉別種蟲類吧﹐反正很好玩就是了。當時唯一討厭的是蟑螂﹐因為一直覺得蟑螂是很醜陋的蟲﹐而且爬得很快﹐很不好殺。

年紀越大﹐不知為何就越來越不喜歡蟲類了﹐只要是會飛的六腳/八腳爬蟲類﹐都會讓我 完全沒有形象的失聲尖叫﹐加上快速逃跑。八歲時媽媽教了我們一招殺蟑螂很有用的方法﹐就是用洗髮精/洗碗精這種東西﹐因為會破壞蟑螂肚子上的那層油﹐滲入 它們身體﹐毒死它們。唯一的壞處是這種殺法它們死的慢﹐有些還會在地上慢慢爬到沒氣。

更討厭的是﹐它們有些不只會飛﹐有些還會裝死﹐所以到底死了沒﹐很難確認﹐萬一要去抓屍體丟掉時﹐它忽然活起來爬到手上怎麼辦﹖(嘔!)

所以﹐以前在台灣時﹐三不五十會聽到我媽在罵“誰又倒洗髮精在地上﹖”

當時我有沒有承認﹖我忘了。沒有的話﹐現在舉手承認啦﹐就是我啦!!

很多年以後﹐我自己在費城住時﹐也有蟑螂的問題。其實一開始沒有﹐因為我東西不多﹐ 廚房櫃子通常是空的﹐連餐桌都沒有﹐很少下廚﹐有什麼食物類的一律放冰箱。可是樓下搬入習慣不好的惡鄰﹐就是我惡夢的開始。蟑螂開始在樓下聚會﹐偶爾會溜 達上來我的公寓覓食。第一次看到蟑螂蹤影時﹐我跟怡薰在講電話﹐我一句話沒說完就“啊啊啊~~~~~”的尖叫 + 狂奔起來。我原本是站在廚房講電話的﹐短短 1.5 秒內就從廚房跑到客廳﹐準備要衝出門了。我的尖叫聲嚇到怡薰﹐她還以為有壞人破門而入。我抖著聲音說“有蟑螂!”

“殺啊!” 怡薰很直接的反應﹐好像我剛剛說的是“我餓了”然後她自然的回答“吃飯啊”的那麼簡單。

我第一次感受到獨居的壞處。

我只好慢慢的接近﹐可是全身的雞皮疙瘩都站了起來。終於被我拿到洗碗精﹐趕緊在蟑螂四週用洗碗精倒了個圈圈﹐先防止它逃竄﹐再從它正上方倒下去。它掙扎沒多久就蹺辮子了。

那個公寓是用一個房子改成的﹐所以格局是這樣的﹕


我就從這裡﹕


1.5 秒衝到這裡﹕


(黑色那點是蟑螂)

我一直到第二天下班回家﹐看到屍體還在原地時﹐才確定它真的掛了﹐抓了厚厚的一陀衛生紙把它抓去馬桶沖掉後﹐趕緊去附近的超市買了強力的殺蟲噴藥。睡前在房間門口噴了厚厚的一條線﹐誰敢闖關就等著送命吧!  第二天早上出門前又四處噴了一堆﹐後來的日子就很少看到活蟑螂了。而且我過一陣子會補噴﹐可是處理屍體真的很討厭﹐所以有時候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希望螞蟻會來抬走(我親眼看過!)。  怡薰偶爾來訪(通常是我過去)﹐第一件事就是幫我毀跡滅屍。

後來我還發明了新配方。找個空的洗碗精瓶子﹐混入一些洗碗精﹐加入一些漂白水﹐最後加一點點(不要太多)的水﹐搖均勻後﹐不管是拿來清理還是殺蟑螂﹐都非常好用﹐百試不膩。蟑螂死的速度比光用洗碗精還快很多囉~~~

還好﹐2002 暑期我就搬到乾淨很多的郊外﹐公寓是 apartment complex 型﹐有專人管理的﹐我就再也沒和蟑螂們打交道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