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寫奇怪男人事件了﹐今天來分享一個我大學時代見過的一位。



不太記得是大一還是大二的暑假﹐我在費城繼續拿暑期課﹐沒有回加州。費城的暑期﹐跟台北的熱度 & 濕度可以比﹐可是我那一陣子瘋狂的愛著我的靴子﹐不管天氣再濕熱﹐身上穿的是無袖衣配短裙﹐腳上還是一雙冬天穿的﹐沒啥女人味的靴子。


差不多是這種樣子﹐全黑的。不便宜咧~~~

有個星期六﹐宿舍太吵﹐我中午不到就無法繼續睡覺了。原來是某 suitemate 邀了一堆朋友來吃吃喝喝聊天聽音樂﹐搞不懂為何那麼早。我只想找個清靜的地方﹐所以衣服換了就坐地鐵往市中心去。

涼快﹐清靜﹐又沒有買東西壓力的地方﹐當然就是我最愛的地方之一﹕書店。在 Walnut St. & 十八街那裡有一家我很愛去的 Barnes & Noble。地方大﹐有賣咖啡飲料﹐而且怎麼翻書都很少會有店員來一直問我需要不需要幫忙。而且可以像在圖書館一樣﹐隨便抽本書從頭看到尾。我就常常找幾本書帶到賣飲料的地方﹐買杯東西坐下來﹐幾本書看完﹐一個下午也過去了。很喜歡這樣沒有壓力﹐不需要講話的個人時間。

有時候朋友打電話到宿舍找不到我﹐打 pager 也等不到我回電話﹐就是因為我在書店“躲”起來了﹐不想給人找到。

話說﹐那天我在靠牆的書櫃前﹐專心的研究著幾本類似話題的書﹐忽然有人在我背後說“妳的鞋子一定很舒服吧﹖”

我左看右看﹐我附近沒別人﹐再一轉身﹐一個西裝筆挺﹐約三十歲的男人看著我。

我其實覺得這種 pick up line 很爛﹐不過也很新鮮﹐沒聽過。我禮貌的微笑一下﹐說對呀﹐還蠻舒服的。

他介紹自己﹐說是治療腳病的醫生﹐所以會去注意別人穿的鞋子。叫什麼名字我不記得了﹐很普遍的名字﹐大衛還是馬克還是麥可那種菜市場名。我很客氣的“哦”了一聲﹐點了點頭﹐就想離開他遠一點﹐畢竟我是去清靜﹐不是去給人泡的。

我走到另外一邊的書櫃﹐沒想到他跟上來問我的名字。我實在不想破壞別的客人的寧靜﹐也不想給真名﹐就用了我慣用的假名 Valerie。他說“妳看起來不像個 Valerie。”啊是怎樣﹐管我那麼多﹖我翻翻手上的書﹐希望他會了解我不想和他說話的暗示。

“我打擾到妳了﹐對不起。”他還了解我的暗示。對不起就閃遠一點啊~~

他把名片塞過來﹐我瞄了一下﹐是 China Town 再過去一點﹐一家著名的腳科醫院。不過名片誰都會印﹐誰知道是真是假。

我點點頭﹐代表知道了。結果他看我沒兇人﹐竟然問我是否能讓他看一下我的腳。“我幫妳看一下有沒有問題而已。”

So.... 給你看一下我的臭腳丫﹐你就不會繼續煩我﹖”我問他。

“嗯﹐可以這樣說。”他很厚臉皮。

Fine﹐看一下腳丫子不算什麼。我把左腳的靴子鞋帶拉鬆﹐襪子留在鞋子裡﹐腳抽了出來。我穿的是白色吸汗襪﹐鞋子裡也撒了 baby powder﹐可是還稍微聞得到味道。“see, this is my foot.  now you've seen it.”

沒想到﹐他動作比我快﹐在我把腳掌放回襪子之前﹐蹲下來握住了我的臭腳掌。握住就算了﹐還把我的大拇指放到嘴巴裡。我用力的抽回來﹐尷尬的臉紅﹐一邊綁鞋帶一邊罵“what the hell?”當然聲音不敢放大。四處看了一下﹐附近的人不多﹐沒有人注意到他的行動﹐我也順便確定我有脫身的路線。

他說他忍不住﹐因為他真的很喜歡女人的腳﹐還說為了道歉﹐他願意幫我修腳指甲﹐然後塗上漂亮的顏色。

算了吧~~

我把手上的書隨手放到手邊的書櫃上﹐轉身就要離開﹐他跟著我說對不起﹐不是故意要冒犯我﹐巴拉巴拉的。然後他說“不然我請妳吃飯補償這次的冒犯﹖請妳給我妳的電話號碼。”

“我給你號碼的話﹐你可以現在離開這裡嗎﹖”我轉身問他。

“我會。”

我隨手寫下 pager 的號碼﹐因為臨時掰不出來一個假號碼﹐而且就算他 page 我﹐不代表我就會回啊。號碼給他後﹐他終於守信的離開了。所以我回到放下書的地方﹐還好還沒被收走﹐我拿著書﹐點了個冰咖啡﹐在那裡耗了個下午﹐晚上就去不遠處﹐朋友打工的地方遊玩。

他們關店後﹐我們幾個人決定去看電影。坐上 Warren 的車子時﹐我的 pager 響了。看了一下﹐是不熟悉的號碼﹐就刪除掉。五分鐘後﹐又響了﹐同樣的號碼。 Daryll 問說怎麼一回事﹐我才想起﹐搞不好是那個自稱腳科醫師的怪人。在口袋裡翻了翻﹐翻出他給我的名片﹐果然沒錯是他。

把事情經過告訴 Daryll 他們﹐他們都說別理那個人比較好。我知道啊﹐本來就沒有打算要再回電話的。

接下來的幾個星期﹐他三不五時就會 page 我﹐而我都是馬上刪除假裝沒發生過。

後來我回加州充電幾天﹐在回到費城時﹐飛機才降落完﹐我一開啟 pager 沒幾分鐘﹐他又 page 我了﹐我照樣不理不理。沒想到﹐就有那麼一天﹐和幾個朋友去市中心閑逛時﹐被他碰到了。我和朋友們在  Starbucks 等待飲料時﹐Amy 說“九點鐘方向有個男的盯著妳看了好久。”我轉頭一看﹐耶﹐怎麼那麼不巧﹖

他看到我發現他﹐乾脆走過來﹐一開口就是質問我“妳給我的 pager 號碼是真的嗎﹖”

“是啊。”我回答。

“那為何一個多月了﹐妳都沒有回我的 page﹖”還是那種咄咄逼人的口氣。

Amy & Brittany 都在我旁邊﹐緊張的看著我。我回頭跟她們說“he's that foot guy I told you about.”

然後轉回去面對他 (可惜我還得抬頭﹐氣勢就這麼矮了一節) 說“因為我不想回你電話。一個星期沒回﹐意思應該算很明顯﹐誰叫你還一直 page﹖”

Brittany 的直接和嘴毒是朋友間出名的﹐還沒有人鬥的過她。她一知道說那個人就是我提過的無聊人﹐接著我的話﹐罵了那個人一頓﹐freak﹐asshole﹐idiot﹐中間還穿插了不少 F 字﹐把那個男的罵走了。

不過我們後來很俗辣的在 Starbucks 待了好一會﹐離開時還四處望了幾次﹐確定他沒有在附近拿著武器等著報復﹐才繼續逛街。

故事就這樣完了嗎﹖

當然沒有。如果就這樣完了﹐他就不夠奇怪了。幾天後﹐他又 page 來了﹐而且從星期六早上八點﹐我還睡得很熟的時候開始﹐每小時四次到五次﹐不停的 page 我。我想關機﹐可是又怕會錯過家人或朋友的 page。怎麼辦呢﹖

我換了 pager 號碼﹐打電話告訴大家新的號碼後﹐才完全擺脫掉這個奇怪的人。

====================

我知道﹐我知道﹐我當初實在不該跟他說話的。可是當時年紀小﹐不怎麼懂得直接說“不”的方法。我也實在不該把 pager 號碼給他﹐可是真的一時腦筋打結掰不出一個以假亂真的號碼。大家不要太認真﹐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寫出來讓大家笑一笑﹐因為我現在沒那麼“好傻好天真”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