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天下午﹐Minh 傳來了簡訊﹐說身體不舒服﹐應該是感冒了。他擔心我有在潛伏期時被他傳染到﹐我說我目前還好﹐沒事。接著他說早上和他姊 Tuey 吵架了﹐吵的蠻嚴重的﹐不過已經和好了。

趁吃午餐時打了個電話給他﹐聽到他聲音﹐還真的有氣無力﹐而且鼻音重。問他吃藥沒﹐他說吃了。我直覺說事情沒那麼簡單﹐因為他聽起來就是怪怪的。我忍不住的問說他還好嗎﹐他才說不好。原來﹐他們姊弟之間雖然平時感情好﹐總還是有點心結﹐而這個心結是幾年存下來的。

我說﹐心理有事﹐需要有人聽聽﹐我在這裡。他一直很吞吞吐吐的﹐說不大出口。我告訴他說﹐講不出來就先不要講﹐心理準備好之後再講吧!  他說﹐我們見面時再告訴我﹐畢竟這件事的嚴重性﹐不是三言兩語就帶的過去。

見面時﹐他一臉的遲疑。他姊姊按了一下他的肩膀﹐給他一個鼓勵的微笑後﹐回房間給我們隱私講話。我拉著他坐下來﹐我問他說﹐為何如此皺眉頭呢﹖他是為何遲 疑﹐是不確定我會如何反應嗎﹖他點點頭﹐表情是沉重的。他說﹐他很擔心這件事情告訴我之後﹐雖然是過去的事情了﹐他擔心會因此而失去我。

我握著他的手﹐先讓他放鬆點吧。
我問﹕你以前是殺手﹖
他搖頭﹐而且微笑了一下﹐被我的三八問題逗到了。
我說﹕那太可惜了﹐不然你可以教我怎麼暗殺人。
他又微笑﹐眉頭鬆開了點。
我再次進攻﹐說﹕不然這樣好了﹐既然你非說不可﹐可是又怕我會如何反應﹐這樣好了﹐我們用交換的。你說完後﹐我也告訴你一個沒有人知道的秘密。

他用力的回握我的手﹐開口了。詳情如何我不方便講﹐可是我可以說﹐他真的不夠認識我。他覺得很嚴重﹐可能會讓我離開他的那一段過去﹐我覺得是沒太大關係的。他畢竟是為家人付出﹐不是殺人放火﹐也沒有傷害到誰﹐那幾年來﹐其實最受傷的﹐是他和他的心。

不過﹐這件事也讓我認識他更深了。也因為他的誠實﹐讓我對他的 respect 更多了。我也按照之前講的﹐告訴了他一件埋在我心裡的秘密。他聽完後﹐很疼惜的摸摸我的頭﹐說“如果我在那種情況下﹐也是會做出如此的選擇的。”

這次的溝通﹐把我們的距離再拉近了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