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不知看了前一篇了沒﹐因為我也不清楚她當時知道不知道國一時我有男朋友的事 (就說很低調了嘛)﹐不過我很乖沒有亂來喔! (趕緊撇清)

國二休學移民來美國時﹐已經六月初了﹐所以沒有馬上上學。暑期時間﹐爸媽請了個家教來教我們英文。我們放掉以前在台灣學過的一點點﹐整個重新以美國小孩子學的方法受教。

雖說如此﹐秋季來時﹐在學校還是說不出太多﹐聽大概聽的懂了﹐講呢﹐不是很敢講。還好馬上認識了一些很善良的女孩子們慢慢的誘導我﹐讓我開始敢講﹐有錯時她們就會教我對的說法。所以到冬季時﹐我雖然不是講的非常流利﹐也不是聽的很懂美式笑話﹐不過大致上可以溝通了。

(哎唷﹐早點時忘了放這張。這兩個女孩子是那些善良女生的其中兩位﹐捲頭髮的是 Dena﹐直頭髮的我忘記名字了。)
Photobucket

放寒假時﹐學校有開課﹐沒太多﹐跟附近幾個國中合起來開的﹐因為不是規定一定要拿課的。媽媽覺得我拿課比較好﹐才不會一個寒假下來﹐忘掉了學了幾個月的英 文。那就去上課了啊!  我當初拿了英文﹐社會﹐跟戲劇。平時習慣的同學們有幾個在英文課跟我同班﹐可是在社會跟戲劇課都是陌生的面孔﹐有些好像是同校的﹐可是外校的很多。

在不怎麼開口說話的低調情況下﹐身邊莫明其妙的冒出兩個護花使者﹐都是英文課跟戲劇課跟我同班的 James 跟 Ryan。(怪不得有人直接告訴我說我面相就是桃花運多。) James 是個很典型的美國白人男孩﹐沒太多心機﹐一堂課是坐我後面﹐另一堂坐我旁邊﹐不過他說話很快﹐我當時常常跟不上﹐只能傻笑。 Ryan 是兩堂課都坐我前面﹐超愛轉頭來講悄悄話的。他是日本&德國的混血兒﹐戴了整排的牙齒矯正器﹐笑起來很小孩子氣﹐不過他知道我英文不太流利﹐說話 都會比較慢﹐而且會問說“那我剛剛講的妳懂嗎﹖”

一開始我還有點虛榮的覺得有兩個男生喜歡我還不錯﹐可是後來真的有點煩﹐因為休息時間時我不一定想講話啊。再不然就是第一堂課還沒開始時﹐我們三個在 quad 坐著時﹐他們三不五時會吵起來。不過 James 其實比較溫和老實﹐吵輸的常常是他。而且他不知道說 Ryan 早就趁機會跟我要了電話﹐幾乎每天晚上都會打電話跟我聊天。我也一直沒有很清楚的表態﹐因為我把他們兩個都當成朋友一樣﹐沒有說特別喜歡哪一個。

就這樣吵吵鬧鬧的﹐結束了寒假的課程﹐不過我和他們都還有保持聯絡﹐我喜歡寫信勝於講電話﹐也喜歡收信﹐不過 Ryan 還是常常打電話來。反而是 James 比較少打來﹐只是偶爾寫信而已。其實我們講電話時﹐ Ryan 說的比較多﹐我通常都是在聽﹐順便學英文。有天晚上﹐他說他爸媽手上有Disneyland 的免費票﹐他們全家四口要去﹐想邀請我一起去。我一聽就很心動﹐不只是因為地方是 Disneyland (之前去過一次)﹐更是因為可以跟他在學校以外的地方相處一整天呢!  我說讓我問問媽媽吧。

“不行”是媽媽的第一個反應。黃花大閨女跟男生出去一整天﹖而且那時爸媽都還沒見過他或他的父母﹐我媽當然不放心﹐這我實在是了解的。可是我好想好想去喔﹐ 就一直跟媽媽廬﹐說我保證不會有什麼事﹐拜託拜託讓我去嘛~~~~~~~

媽媽想了想﹐回答說除非二姊也一起去﹐不然別想。

嗯~~~~~ 雖然有點不甘願﹐可是總比不能去還要好吧﹖我打電話給 Ryan 告訴他我媽媽的條件﹐他讓我等一下﹐問了他父母﹐很棒的是﹐他們答應了!  所以啊﹐當天他們一大早就來載我們了。雖然有幾個個電燈泡在場﹐我們還是很開心可以在一起一整天呢!  

到了 Disneyland﹐停車入場後﹐我們就分成兩組了﹐他父母帶他弟弟﹐Ryan﹐二姊﹐跟我是另外一組。二姊走路很快﹐所以常常是她走在前面幾步的距離 ﹐我跟 Ryan 並肩的走。一開始他還很規矩﹐只是並肩的走﹐後來他發現二姊走在前面很少會回頭﹐只有在快到我們要玩的 ride 時才會慢下來﹐他利用機會﹐握住了我的手。雖然沒有像小偉牽我時那麼的震撼﹐我還是小小的嚇到了一下。奇怪的是﹐男生的手怎麼都是熱熱的啊﹖我們就這樣“ 偷偷的”牽手了幾乎一整天~~~

他比小偉還要精﹐ 因為不只牽手﹐我們排長長的隊伍時﹐我又被嚇到一下﹐因為我腰上忽然冒出一隻手.....  喔﹐原來是 Ryan﹐不是怪叔叔。不過感覺很奇怪就是了﹐因為當時我沒跟男生那麼親近過﹐而且我二姊就在前面耶﹐我怕被發現後回家會被處罰。不過除了偶爾摟腰或按摩 肩膀﹐他也不敢更進一步﹐還好﹐不然我該怎麼反應我也不知道。可是在鬼屋裡面很暗時﹐看的出來他有點想要我的初吻﹐不過呢~~~~ 大概他也沒有過﹐不知該如何開始吧﹐而且他戴了牙齒矯正器﹐應該是很不方便吧。只是有幾秒鐘的時間我們的臉靠的很近就是了﹐我的心跳噗通噗通的﹐緊張的快 跳起來了﹐心裡一直想著如果他真的親過來﹐我要怎麼反應﹖我要打他一巴掌還是把頭轉開﹖ (當時還沒有被親的心裡準備) 還是先轉開再賞他一巴掌呢﹖  (不知道為何一直想到一巴掌﹐哈哈)

一天就這樣的過去了。他是在當天認真的說“so you're my girlfriend, right?”

老兄﹐都給你牽手摟腰碰肩膀了﹐還不算是嗎﹖那已經是我當時的最大極限了耶!

後來我們還是電話聯絡﹐很少見到面﹐不過我們學校辦遊藝會時他有來﹐而且沒事先告訴我﹐讓我大大的驚喜了一下﹐而且還送我一個毛毛的貓咪娃娃﹐它陪著我從 加州到費城﹐在 2003 時又陪我回來﹐還好我 2004 年又去費城時沒帶太多東西﹐所以娃娃到現在還留著﹐在我房間。

因為見面次數不是太多﹐所以每次都記的很清楚﹐除了有一次他忽然跑來我們家﹐因為他剛好在附近的游樂場玩﹐記得我們家就在附近﹐就跑來了﹐只為了打個招 呼。他其實很儘量的找機會讓我們見到面。有次我鋼琴比賽﹐因為是開放式的比賽﹐我告訴他說我有比賽﹐他竟然就來看了。好窩心呢! 

最後一次看到他是我15歲生日﹐媽媽有辦個小小的派對﹐我很慎重的邀請了他﹐他也來了。青春期的男生變的真的很快﹐一下就抽的好高﹐看起來老了好幾歲的感 覺呢。後來我九年級沒有留在原本的國中﹐跑去音樂高中讀了﹐整個人開始很忙很忙﹐他爸媽好像也是那時開始有問題吧﹐他們也搬了家﹐雖然沒搬太遠﹐就是這樣 失去聯絡了。

那時我十五歲﹐莫明其妙的有了男朋友﹐又莫明其妙的沒了。

快轉十年﹐我二十五﹐他應該是二十四歲時﹐我們又接上線了。其實是我找到他的。當時在銀行工作﹐偶爾會遇見高中時期的同學﹐讓我忍不住懷疑他會不會剛好用 的是我們銀行呢﹖在電腦上輸入他的名字﹐bingo!  他的住址電話都顯現在我面前。我忍不住的抄下了他的電話號碼﹐在考慮了一個星期後﹐終於撥了過去。

電話響了幾聲﹐一個男的接了起來。“hello?!”

“Um, hello, may I speak to Ryan?”我很小心的問﹐整個人緊張了起來﹐用力的抓著電話。

“Hold on.”對方說。

我聽到他的腳步聲﹐聽到他跟 Ryan 講話的聲音﹐只是聽不清楚他們說什麼。又過了幾秒鐘﹐電話那頭又有人接起來了。“This is Ryan.”

天哪~~~~ 他的聲音變好多喔!!!  我報上大名﹐他超級驚訝的。他說﹐他還問他室友說我是否台灣腔很重﹐他室友說沒有啊﹐聽起來是美東的腔調﹐害他整個人很疑惑﹐不確定是不是我﹐可是他認識叫 Pearline 的也只有我一個啊。

後來我們在電話上聊了很久﹐也常在網路上聊天。他當時住在別州﹐一直說他應該會回來加州玩﹐到時再見面。結果幾個月後他還真的回來玩了!  見面當天﹐我根本認不出他﹐他變的好高好壯﹐不像以前“三比八”(瘦)的樣子。頭髮剪的很短﹐而且跟以前看起來比較白人的樣子差好多﹐長大後的他﹐比較像 亞洲人了。其實他也很驚訝﹐因為我也變了不少...... 胖了很多啦!!  (泣)

見面的詳細情形我就不說了﹐只能說﹐他終於親到我了﹐呵呵~~~~~  他還說﹐十年前就想如此做﹐只是我一臉超級緊張的樣子﹐他怕我會被嚇走。我說“是在鬼屋裡的時候吧﹖”他笑了﹐原來﹐不只我記得那麼清楚呢。

後來呢﹖我們除了那晚的 marathon make out session﹐ 沒有跨線﹐因為都醉了﹐而且我第二天(星期六) 要上班。遺憾嗎﹖有點耶~~~~ 因為他度假完後就回去他住的那個州﹐ 之後又被公司派出國去﹐我後來又跑去費城﹐所以我們又失去聯絡了。

不過﹐有這麼一段純純的戀愛加上之後的重逢﹐算是不錯的句點啦。

=================================
(補照片)


James

Photobucket

 

Ryan: 

這個是去 Disneyland 時照的

Photobucket


他送我的娃娃

Photobucket

過了幾個星期﹐在學校的園游會

Photobucket


我15歲生日
Photobucke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