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邊開車邊和 Minh 講一千零一通的電話時﹐他忽然問了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如果我被外派到別的國家﹐妳的反應會是如何﹖”

我很認真的分析起來。我說﹕如果外派時間超過三個月﹐那我跟你一起去。

Minh﹕ 可是如果外派的國家是比較危險的﹐我不想妳一起去耶。

(幹!!!!!  什麼叫比較危險的國家﹖你給老娘講清楚!  ) 這句話差點直接爆出來。

我﹕(深呼吸) 比較危險的國家﹖譬如﹖

Minh﹕譬如說伊拉克.....

我﹕(不給他說完) 為何要派去伊拉克﹖

Minh﹕ 我只是舉個例子。妳聽我說嘛!

我﹕好﹐說吧。

Minh 就落落長的解釋說因為他一個同事自願被派去伊拉克﹐薪水比現在多了將近百分之七十五﹐加班費也很高。如果他也去的話﹐我們可以短時間內存夠買房子的頭期款。然後接著告訴我他有那麼點的動心﹐因為他真的很想買房子﹐而不是付租金。我聽到這裡時﹐淚水開始聚集﹐我趕緊空出一隻手把它抹掉﹐我在開車耶! (而且是晚上)

我問他說這種外派是規定性﹐還是自願性質的﹖他說一般是自願性質的。我很不客氣的說﹐如果是規定性的﹐我會很生氣他的上司﹐甚至會要他辭職另外找工作 (雖然現在這個工作福利好﹐薪水也不錯)。可是如果是自願性質﹐而他給我自願去伊拉克那種危險地帶﹐ 我會對他非常非常的生氣。命只有一條﹐不是拿來玩的。我知道我如此反應﹐其實蠻自私的﹐因為我害怕他會受到危險﹐甚至失去生命﹐雖然他一直說他們那種的工作性質跟軍人不同﹐危險性低很多。我不管﹐那裡恐怖分子那麼多﹐只要穿著美國的制服﹐都有可能成為目標。

他當然什麼都沒做﹐只是因為同事的例子引起他的好奇心﹐想問問我的看法。可是我越來越嚴肅。他又講到說薪水會有多少多少時﹐我冷冷的回他一句﹕

賺了那麼多錢﹐買了房子﹐你如果沒有活著回來﹐那些都是屁。

(好啦﹐原詞是當然沒有用到屁這個字)

還好﹐我的男人不只聰明體貼﹐也不會在這種事情太衝動的隨便做決定。他知道我的觀點﹐也知道我在擔心什麼。他說這些問題都是假設性的﹐如果這種機會被放到他眼前﹐他一定會先跟我討論﹐尊重我的意見的。我告訴他說﹐如果有這種機會﹐雖然越危險的國家薪水越高﹐我還是寧願他選落後可是沒有恐怖份子的國家。錢我們可以慢慢存﹐房子不用一定要馬上買﹐而且命只有一條。如果我們打算一起活到老﹐就更要珍惜生命。我寧可我們平常的過一生﹐就算沒有成為富人﹐也不要他去做英雄。

我又說﹐我知道我如此的想法是自私的﹐可是也是真實的。如果我瀟灑的說﹕"去做國家英雄吧﹐我支持你。"  那我是在說謊。可是如果他最後選擇要去﹐我也只能送他走﹐並每天祈禱他會平平安安的回來我身邊。

錢﹐快快的賺和慢慢的賺﹐都是錢﹐都是身外之物。我們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夠用就好﹐太多反而會增加壓力﹐而生命只有一條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