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以為我已經寫過國一班導的回憶了﹐結果找來找去並沒有。讀了控制狂這一篇﹐一邊OOXX 的罵那個生物老師之外﹐還被激起了寫東西的慾望。這陣子我發文不多﹐其實跟噗浪有關。每天在上面和大家聊得很開心﹐網誌方面就很敷衍了。

 

好﹐轉回正題。

很巧的是﹐我遇到不好的老師都是在一年級時﹐先是國小一年級﹐再來就是國中一年級。我國一時還在台灣﹐上了天母大葉高島屋旁邊的那間國中﹐和我兩個姊姊一起。我還以為說既然兩個姊姊都在同學校﹐那我的國中生涯應該會很輕鬆的﹐因為聽說大姊跟訓導處的關係不錯。

我真的很天真。

第一天上課﹐見到班導﹐就覺得她應該是很難搞的那種老師。跟她的外表無關﹐存脆是一種第六感。她拿著本子一個個點名﹐在點到我的名字時﹐念了前面兩個字後﹐頓住了。好﹐她不是第一個認不出“”這個字的老師﹐不怪她。可是討厭的是﹐明明是一聲的字﹐被她硬是不標不準的念成二聲。糾正她幾次後﹐還生氣﹐說我沒教養。

一直不喜歡她看人評判又勢力的那種眼神。她除了是我們班導﹐也是我們的數學老師。別人舉手問問題都可以﹐我舉手問問題根本是自找其辱。第一次有問題時舉手﹐她點頭﹐所以我站起來問。問完後﹐她沒有馬上開口﹐似乎在想要如何回答。再開口時﹐她說“沒有專心聽課的人是沒有資格問問題的。”誰說我沒有專心﹖

第一次月考後﹐她說要按照成績排位置﹐越前名的越中間排。班上四十幾個人﹐我考十一還十二名吧。她要我們先在走廊依成績排好隊伍﹐然後她一個一個叫進去。好慘﹐我正好坐到中間旁邊那排的最前面﹐後來上數學時都很想撐傘﹐因為她會噴口水。所以再一次考試後﹐她照樣要重新排位置時﹐不甘心說我還是考得好﹐故意趁下課我不在教室時很快的排好位置。等我回到教室時﹐我的東西已經被移到靠窗的位置﹐就是說跟成績不好的同學坐一起﹐我其實還蠻高興的。坐在窗戶旁邊偶爾恍神比較不會被抓到﹐還有牆壁可以靠著。

她還規定我們要很早到校﹐幾點我不記得了﹐可是比學校的標準還要早了半小時。


每天的打掃工作﹐她派我到離教室有段距離的教室辦公室去清理她的桌子。我一開始還不懂﹐那麼討厭我為何要讓我接近她的桌子﹖後來才了解﹐因為我是唯一要跑很遠的人。而且一天要跑兩次﹕早上一次﹐下午一次。早上還要拿她放在辦公桌上的茶杯去廁所用力的把她的唇膏印洗掉。有一次沒洗乾淨因為趕時間﹐就被她在全班面前叫我站起來以言語好好的侮辱了一番。(不過我剛好看到他們幾個老師標會的通知。當時不知道標會是什麼碗糕﹐後來知道了才後悔當初沒有拿這點 blackmail 她﹐ 因為學校應該是不准有標會這種事情的吧﹖)


這一篇其實寫到這裡﹐ 就停下來了。 放在電腦好一陣子﹐ 一直沒有繼續寫。有一件事情﹐ 讓我愧疚了很久。 今天剛好當時的同學在網路上找到我﹐ 給了我繼續寫的動機。

在班上﹐ 我是不受歡迎的。 人緣很不好﹐ 其實除了老師故意排擠我﹐ 跟我自己的個性大概多少有關係。 不過還是有一兩個同學會跟我聊天﹐ 不過後來發生的事情證明了誰跟我好﹐ 誰倒霉。

這個女孩子個性也是有點害羞的﹐ 我不記得我們是如何開始走在一起﹐ 可是後來我們就會互相傳紙條﹐ 好像還有交換日記的樣子。 她也常被靳大媽找麻煩﹐ 可是我想原因跟找我麻煩的原因是不同的吧。我們私底下當然會講靳大媽的壞話﹐ 因為有共同的敵人嘛。有一天﹐ 她寫給我的紙條上﹐寫了不少罵靳大媽的字眼。 我看完後就收到書包裡﹐ 想說當晚再回給她。

下課時﹐ 我離開教師﹐ 是去洗手間還是去別班找朋友的樣子﹐ 我不太記得。 可是我記得那天的天氣很陰﹐ 隱隱覺得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走回自己教室﹐ 還沒進去﹐ 就有同學很快的跟我說“妳完了。” 滿頭的問號﹐ 我進到教室裡。  原來﹐ 大媽趁我不在教室時﹐ 搜查了我的書包。 什麼原因﹖ 不需要有原因﹐ 她是大媽﹐ 做事本來就不合理的。 偏偏那張紙條還在書包裡﹐ 事情就如此爆發了。

站在全班同學前﹐ 她狠狠的羞辱了我們兩個。 我根本不敢往我同學那邊看﹐ 因為我一直覺得要不是我傻﹐ 都是我害了她。 我為何不把紙條放口袋呢﹖ 

我記得她要本來要把我們兩個都記過﹐ 後來好像是女同學被記警告的樣子。 我回家就把事情經過告訴我媽了﹐ 我沒被記過﹐ 應該跟我媽有關係﹐ 因為她跟大媽吵過幾次﹐ 都是因為大媽沒事找我麻煩。後來呢﹖  後來我們好像就沒有什麼交集了﹐ 因為我甩不掉愧疚的感覺。

不過﹐ 美女啊﹐ 我還是記得妳裡面寫的四個字﹕男娼女盜﹐ 結果被大媽糾正 (她還真有臉) 說是男盜女娼。 不管該如何寫﹐ 我都記得我看到時﹐ 忍不住的用力點頭啊!!

(待續)  - 因為大媽給我的心理傷害不少﹐ 我一直記得很多她對我做的事﹐ 所以故事還沒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