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時期﹐家和學校有好一段距離﹐連續四年我幾乎都是坐校車上學的。坐校車很辛苦的﹐如果六點十分沒到搭車的地點﹐就代表媽媽要開將近一小時的車子載我去學校﹐或是要抄小路去校車的下一站(兩者我們都做過 N 遍)。還好大姊有開車﹐所以通常過了七點而媽媽還沒回家﹐大姊就會在上學路上順便載兩個妹妹去她們的學校。


上學和放學在校車上都要待一個多小時﹐所以一起搭車﹐尤其是在同一站上車的同學通常 感情都會不錯。有時候校車沒出現的話﹐我媽媽還會把同一站的同學跟我一起送到學校咧。九年級時我比較害羞﹐不過十年級之後就忘了這兩個字。尤其我骨子裡就 是個男人婆﹐所以跟我稱兄道弟的朋友不少。其中一個是今天的主角﹐里查先生。

里查小我兩歲﹐低我一年級﹐菲律賓裔的美國人﹐吹小喇叭。他是個很有禮貌的孩子﹐個 子不小﹐很討人喜歡。沒有弟弟的我當然就自然的把他當成自己的弟弟在照顧﹐譬如說有好吃的一定一起分享﹐看到漂亮的女生一定指給他看﹐還有﹐一部我們一起 去看的電影﹐已經過世的 Chris Farley 跟 David Spade 演的 Tommy Boy﹐我們後來逛 mall 的時候﹐一起出錢買了錄影帶。通常錄影帶是放我家﹐他想看的時候再過來。說真的﹐那部電影我看了好多次﹐都會背了。我們到現在還會忽然冒出一句“does this suit make me look fat?”然後另一個就會回答“no, your face does.”然後像瘋子一樣的科科笑不停。

他雖然比我小﹐可是十六歲一到就跑去考駕照﹐然後把存了很久的零用錢和打工錢湊集了﹐買臺二手車。所以後來除了校車和媽媽外﹐有時候是坐他的車上下學的﹐因為他住得離我不遠。有一次放學後要回家時﹐freeway 塞車﹐所以他打算走街道。在學校附近轉彎時﹐速度放得不夠慢﹐剛好開過一小灘水﹐然後一轉完就催油門﹐所以我們就開始 360 度的轉圈圈了!  意識到車子在轉圈時﹐我們兩個都沒有叫﹐可是都瞪大了眼張大了嘴互相看著。還好那條路上當時除了我們以外都沒車﹐所以我們不知道轉了幾圈以後﹐車子終於停了下來。

我還是瞪著他﹐他也瞪回來。我喘了口氣﹐覺得自己很幸運。不知道要說什麼時﹐他冒出一句“that was COOL, let's do it again!” 當然﹐馬上被我賞了一拳﹐不過還是忍不住的哈哈哈哈的笑了出來。

有一陣子我們一直在討論光頭這件事﹐本來要一起去剃頭髮的﹐可是時間一直喬不起來﹐結果他就先跑去剃了。我本來也要剃﹐可是後來好像是大姊說服我﹐說我的頭比較扁﹐剃了會不好看﹐所以我去剪了個很短的髮型﹐無魚蝦也好啦。

後來我跑去東部上大學﹐我們還是有通信。後來換他要上大學了﹐他告訴我說他要加入軍隊﹐這樣大學就免費﹐而且會是個很好的訓練。過了幾年我們再見到面時﹐他從以前的小呆瓜眼鏡換成隱形眼鏡﹐加上軍人習慣留的超級短髮﹐連我妹都認不出他﹐還問我哪裡認識那麼 hot 的男生。不過他再怎麼 hot﹐都還是我的弟弟啦!

我這樣覺得﹐別人不一定如此。他有在電話上告訴我說認識了一個很棒的女孩子﹐叫米雪兒﹐是在軍中認識的。他當時說他覺得他們以後會結婚﹐我當然為他高興﹐畢竟他大學時還真夠游戲花叢了﹐能遇到一個讓他想定下來的女孩子﹐一定很不同。

這是好幾年前的事囉﹐可是我記得很清楚。那年暑期我回來加州玩一個星期﹐就因為只有 要待一個星期﹐行程比較緊湊。有天晚上說好了要和他跟米雪兒一起出去吃飯﹐可是後來米雪兒被親戚拜託照顧小孩﹐沒辦法出來。里查不想因為這樣就取消我們的 會面﹐所以就單獨來赴約了。我們去吃飯﹐聊天﹐還喝了不少。好啦﹐老實講﹐是喝的蠻醉的。吃飯喝酒後﹐知道不能開車 (他來我家載我的)﹐我們就走路到同一個廣場裡的電影院去看 MIB 2 啦!  因為醉了﹐他提議說我們背靠背的坐﹐就不會倒下去睡著。也因為醉了﹐整個電影院都是我們的笑聲。當然 MIB 2 蠻搞笑的﹐可是後來回想起來﹐我們笑得還真的蠻誇張的。

我要離開加州的前個晚上﹐米雪兒說一定要我和見過一面。可是當天她又有事﹐所以到很晚時他們才一起來接我。我當然是禮貌的和她握握手啦﹐可是握手時就覺得她不喜歡我。

我們去了家開很晚的餐廳﹐里查一直跟我說其他同學的事情﹐因為他都有跟不少同學保持 聯絡。男生的神經真的稍微粗了點﹐我的也沒細到哪裡去﹐可是米雪兒的臉色我倒是看的一清二楚。她不高興了﹐應該是因為覺得被冷落了。其實我不怪她﹐因為誰 都不喜歡被男朋友晾在一邊﹐可是她也應該知道說里查跟我是多久沒見面﹐又是多久的老朋友了。她三不五時飄過來的眼神都不是很友善的﹐我被“青”的莫名其 妙。

後來上餐了﹐我們還是邊吃邊講... 應該說是講話配菜吧﹐因為說話的時間比吃飯的還多。里查一邊講話﹐米雪兒一下拿薯條要他吃﹐一下叉了塊肉到他嘴邊﹐反正就是要把注意力拉回自己身上。里查講話一直被打斷﹐稍微不耐的把她拿到他嘴邊的叉子撥一旁﹐說“我在說話啦!”

米雪兒很用力的瞪了我一眼。

噯﹐這跟我有啥關係﹐瞪我有啥用啊﹖

後來他們載我回家﹐我下車時他也下車來跟我說再見﹐因為我當時都是久久才回加州一次 ﹐而且他可能會被派去伊拉克 (後來有被派去) 所以什麼時候才會再見到面﹐到底還會不會再見﹐也不清楚。我其實是有點感傷﹐因為不捨得自己的好朋友去戰場。不過他很堅強﹐說當初他決定入軍時就知道這種 事有可能會發生﹐而從軍就要有為國家喪命的準備。所以我們的再見說了很久﹐後來互給了熊抱﹐拍拍背﹐叫他自己小心點﹐他才回車上。米雪兒轉頭看了我一眼﹐ 敵意明顯到我這個粗線條都感受到了。

過了好一陣子﹐他們訂婚後﹐我和他有一次在講電話時﹐他才告訴我﹐我被誤會為“想要以老朋友身份來破壞他們的第三者。”天哪~~~ 我是冤枉的啊!  

原來﹐他以前就有跟她提過我﹐告訴她說我們是很好的朋友。問題是﹐他們剛認識﹐還未 交往時﹐他很花﹐所以她就主觀的認為我們有曖昧。加上他們認識時他已經變成一般女孩中眼裡的帥哥﹐沒想到說我還是把他當成那個戴超級大框眼鏡﹐跟我可以比 的書獃子樣。最重要的是﹐我一直把他當弟弟看待呢!

他說他解釋過了﹐而且他們幾年前就結婚生子了﹐可是我前年去看他們時﹐她對我雖然有禮貌﹐可是還是熱不起來。算了﹐無緣吧~~ 不過我真的很想對她喊一句“冤枉啊!”

我跟里查也好久沒見面了喔﹐誰叫他們搬那麼遠。現在只有在網路上聯絡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