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後當然就是兩個都躺下來休息﹐因為整晚加起來真的沒有睡到很多。Thuy 下班後傳簡訊問我們需要些什麼﹐然後去超市買了些我們需要的食物。她真的是阮家的大姊﹐什麼都顧慮 & 注意到。然後連續幾天 Chloe 都留在她那邊 (怕她太興奮時會弄到 Minh 的傷口)﹐她也把 Chloe 照顧的很好。

晚上我們醒來時發現內分泌科的醫生 Dr. Tseng 有留言在 Minh 的手機﹐說檢驗報告出來﹐確定是癌症﹐而且有稍微跑到附近的淋巴腺。聽到這裡時我們兩個都滿頭黑線﹐因為他沒講說那淋巴腺是怎麼處理的。我們你看我﹐我看 妳的﹐很緊張。但是當時蠻晚了﹐只好互相安慰說明天就要去復診了﹐到時再問吧。

手術是星期二﹐我們星期三回家﹐星期四就要回 Dr. Ruder 和 Dr. Tseng 那邊復診﹐讓Dr. Ruder 看看傷口的情況﹐拔掉縫線旁邊的導流管。然後我們很緊張的問 Dr. Ruder 說淋巴腺的事情。他說當然一起拿掉啊﹐怎麼可能留在裡面讓它繼續亂來呢﹖聽到時我們都大大的鬆了一口氣。在 Dr. Tseng 那邊就是聊聊 Minh 覺得如何啦﹐醫院如何﹐然後開了Levothyroxin﹐這是他要吃一輩子的藥。

因為 Dr. Ruder之前有提到說開刀後或許會要他吃 radiation pill﹐殺除任何或許沒有看到的癌細胞﹐雖然他說腫瘤很乾淨﹐很確定全部都拿掉了﹐不過他很小心和conservative﹐覺得用 radiation 更能保證癌細胞一點點也不留。我們問了 Dr. Tseng 他的意見 (因為 Dr. Ruder 說這個還是跟 Dr. Tseng 確認後再由 Dr. Tseng 開藥)﹐他是認為因為發現的算早﹐Minh 也還年輕﹐而且他信任 Dr. Ruder 的技術﹐所以他認為是不用 radiation pill。

這樣也好﹐因為我們還想生孩子哩!  radiation pill 的副作用之一就是可能造成不孕耶!  

開刀到現在已經六個多月了﹐Minh 的健康狀況明顯進步很多。之前真的是三不五時就感冒生病﹐現在他的免疫力整個好很多Levothyroxin 的劑量調整了三次﹐目前的劑量看起來是最適合的。一開始他大約六個星期就要去 Dr. Tseng 那邊報到一次﹐接下來是三個月一次﹐以後會更延長到六個月一次的樣子。而 Dr. Ruder 那邊大概三個月去一次給他看看傷口復原情況。他因為除了這種外科手術外﹐還有在做plastic surgery﹐所以他縫線技術好﹐而且連續兩次都打了一種讓疤痕比較軟的針﹐然後要 Minh 繼續每天貼著美容膠布﹐說這樣以後疤痕會很不明顯。

基本上看情況﹐而他看起來是打敗了這個癌症。

Minh 總是說他其實常忘記自己是個 cancer survivor﹐他說因為跟其他癌症比起來﹐他的是小巫﹐他覺得很幸運有好醫生早早發現﹐然後找到 Dr. Ruder & Dr. Tseng。而我﹐我覺得很幸運﹐Minh 還在我身邊。



番外篇

話說﹐我大概是一月底左右開始手臂偶爾會莫名其妙的癢﹐一開始用冰塊敷一敷就好了。後來越來越嚴重﹐尤其二月底時更是癢的不得了﹐好像有東西在皮膚下面爬 的感覺﹐而且不只是手臂﹐連小腿也開始癢。看了醫生﹐抹了類固醇的藥﹐還是沒減緩多少。我甚至會在睡醒時發現自己在用力的抓癢。再去看醫生﹐讓他們在我戳 了103個洞來測試過敏原﹐發現我只有對兩個東西過敏﹐還抽了好幾管血檢查﹐都找不出我這裡癢那裡癢的原因。

後來跟醫生聊﹐醫生說很有可能是壓力的關係。我說我哪有什麼壓力啊﹖我不覺得我有壓力。但轉念一想﹐其實不是沒有﹐只是我自己沒感覺或不願意面對吧。 Minh 才開刀完﹐在家裡休息了三個星期﹐我下班後要趕回家﹐當然他是個成人不是真的需要我特別照顧他﹐但是還是要陪陪他﹐確定他有吃藥有吃飯。而且最嚴重的是﹐ 我連續三個星期沒有自己的時間.....  原來原因在此。

不過知道原因並沒有讓我的癢癢症一夜消失。它慢慢的走﹐所以我還是繼續這裡抓抓﹐那裡抓抓。

三月初﹐Minh 恢復上班。有天早上給我看他肩膀上一小塊紅紅的﹐說會痛。我們都不確定是什麼﹐擦了點消炎膏﹐希望它會消失。但是兩天過後﹐它沒消失就算了﹐還稍微蔓延﹐ 我們開始緊張了。所以星期五不用上班時﹐他趕緊跑去我們的家庭醫生那邊。結果竟然就有那麼幸運﹐Shingles 找上他!

Shingles 是曾經出過水痘的人﹐因為那個 virus 會一輩子留在體內﹐當一個人免疫力減弱時﹐它就會以 shingles 的方法出現。如果沒有出過水痘的人去碰到他身上的 shingles outbreak﹐就很有可能被傳染。當時醫生問他說我有沒有發過﹐他打電話問我﹐我說沒有﹐他們兩個就超級緊張的﹐因為我還在有點癢癢中。 醫生要我第二天(星期六)就去給他看情況。

第二天我去了﹐他看看我手臂和小腿﹐說看起來不是水痘﹐然後抽血後就叫護士給我打水痘的預防針了。

超級TMD﹐那個預防針讓我本來快要不癢的手臂和小腿再次癢起來﹐而且 DOUBLE!  我就這樣幾乎瘋狂的癢了一個星期多才比較好一點。更讓我昏倒的是﹐驗血報告出來﹐原來我早就有抗體﹐不需要挨那一針啊!  不過不能怪醫生﹐因為我真的沒有出過水痘啊!

看官們一定很好奇那怎麼可能﹖﹖ 會不會是發過我自己忘了﹖

我可以100%確定的告訴你﹐沒有。我的記憶從兩歲半開始﹐我記得我發過痲疹﹐發過玫瑰疹﹐但是絕對沒有水痘。還問過我媽和阿嬤﹐她們都確定我沒有發過水痘。不過我還真的有個possible explanation.....

大約在我十歲﹐我大妹七歲時﹐我們家幾個沒出過水痘的﹐一個個開始有。當時我妹和我是 share 一張大床的﹐我媽要我別隔離﹐繼續睡我妹旁邊﹐照顧她以外﹐也看能不能傳染給我﹐趁年紀小趕快發一發﹐長大才不會受苦。所以我就照媽媽說的留在我妹身旁照 顧她。我還故意想到就摸摸她的臉或手﹐而且照常幫她抓背﹐看能不能被傳染到。

媽媽帶回來給大妹吃的藥﹐很臭很大一顆丸子﹐每天都要吃兩三次吧。拿給我要我看著妹妹吃下去﹐就走出去忙她的事情了。我妹苦著臉說那麼臭﹐光是聞到就不想吃了﹐而且拜託那麼大一顆怎麼吃啊﹖

為了讓她聽話吃藥﹐我這個傻姊姊就提議說那麼我吃一半﹐她吃一半﹐不然晚點被發現沒吃藥還會挨打。她很高興的接受了這個提議﹐所以後來所有的水痘藥丸﹐都是她一半我一半解決掉的。

所以我想﹐當時我應該有被傳染到﹐然後因為有幫她吃藥﹐所以沒有發痘。就這樣﹐我的自作聰明在今年得到癢一個多星期的報應。XD

扛癌紀錄正式結束。謝謝收看! 也謝謝所有家人﹐朋友﹐網友﹐和噗友們的鼓勵和支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