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月前﹐Minh 在被我和他姊三不五時的轟炸後﹐終於在他的保險 network 裡面找了距離最近的醫生﹐決定去做個健康檢查。他因為星期五不用上班﹐ 所以去的時候是他弟 Tuan 陪他去的。我回家後﹐他說醫生在他脖子處看到一個腫腫的地方﹐用手去觸摸﹐認為是腫瘤﹐安排了時間﹐要他幾個星期後去照超音波。

我們當時沒有很不安﹐日子照樣過﹐完全沒多去想這個腫瘤﹐就這樣過了幾個星期。一直到照了超音波﹐醫生說確定是個腫瘤﹐在他甲狀腺上。然後安排時間去做切片。


醫生的態度是不急躁的﹐切片安排在三個星期後。那三個星期我們兩個討論了不少﹐他怕﹐其實我也怕﹐但是兩個人不能一起悲觀啊﹐所以我就儘量的安慰他﹐說一 切都會OK的﹐會沒事的﹐腫瘤一定是良性的。在等待的三個星期﹐我儘量不去想這個腫瘤﹐安慰自己不去想就不會有事﹐我其實有點在逃避﹐連 research 都不肯做。Minh 比較悲觀﹐已經想到或許是癌症﹐所以在網路上搜尋了一堆有關甲狀腺腫瘤的資料。其實我不是不知道 knowledge is power﹐但是我就是不想去面對。


切片當天 (星期一) 我請假陪他去﹐本來以為會要切個小口還是怎樣的﹐ 結果根本跟我們想像的差很多!  護士拿著超音波照著腫瘤﹐醫生拿針刺進去﹐一共四針﹐就這樣取得 sample了﹐麻醉什麼都不需要。唯一的不適是針刺進去的那邊有點酸酸的。


切片後的星期五﹐我在上班時一直覺得很煩躁﹐看什麼都不順眼﹐心中似乎有快大石頭壓在那邊讓我喘不過氣來。我決定我們需要外出走走﹐透透氣。當時 Minh 因為過敏引發的咳嗽已經持續了兩個星期﹐醫生開的藥總是讓他無力想睡﹐但是我覺得再這樣下去不行。一邊上 Priceline.com 找旅館﹐一邊打了電話給 Minh。他有點驚訝我的 spontaneous plan﹐問我還好嗎﹖ 我說我要窒息了﹐我們一定要出去走走。他實在是個很棒的丈夫﹐聽出我聲音裡的 desperation﹐說好啊﹐隨便我決定地點嘍。


因為是 last minute plan﹐我在洛杉磯兩小時外的 San Diego 以 $66一晚的價錢訂到 Holiday Inn。第二天(星期六)下午﹐我們就出發了。因為 Minh 在吃藥﹐所以是我負責開車。一路上聽聽音樂聊聊天﹐感覺一下子就到了。在旅館放下背包﹐玩玩電動﹐我們就出去覓食。吃了好吃的泰國菜後﹐回旅館繼續打電動 ﹐聊天﹐然後睡覺。第二天我們睡到十一點才起來梳洗﹐中午準時 check-out。

 IMAG0036.jpg  
         旅館大廳

本來想再吃一次泰國菜的﹐可是餐廳星期天休息﹐我們只好去隔壁的時時樂吃午餐了。唉﹐真的是不好吃呀!  那麼多年沒光顧時時樂﹐沒想到他們還是沒有進步。唯一還能入口的是海鮮濃湯。

然後我們就開車回家啦。


雖然只是一夜的 getaway﹐我們兩個都覺得對精神真的很有幫助呢!  原本徘徊在我們頭上的黑雲也離開了﹐讓我們對這個腫瘤有比較正面的 outlook.


然後上星期五我跟老闆們請了半天假﹐早上陪 Minh 去醫生那邊聽切片結果。


護士小姐們先量了他的體重 & 血壓這些每次都要做的事情﹐然後把我們帶進另外一個小房間。等了約五分鐘後﹐醫生進來了。Minh和我握著手﹐準備聽到最壞的消息。


雖然做了不少心理準備﹐當醫生講出 cancer 這個字時﹐我的眼淚就好似決堤一樣﹐不停的流下。Minh 很鎮定﹐而且還跟醫生一起安慰我﹐雖然有 cancer 的是他。他跟醫生說之前他有上網讀了些資料﹐所以有心理準備。甲狀腺毛病其實在女人身上比較容易發生﹐在男人身上發生的機率大約是 5%﹐而他有那個成為 5% 裡面的心理準備 (所以說 knowledge is power啊!)。醫生帶著微笑﹐跟我們說不用擔心﹐因為是非常初期的﹐看起來也沒有擴散到其他地方。他說只要把甲狀腺切除﹐以後每天一顆藥﹐就沒事了。 而且以後還可以用這個藥來幫忙控制 Minh 的體重問題呢。


我只能說﹐這還真是鑲了銀邊的烏雲啊。





閒話時間﹕


跟醫生說再見後﹐Minh 正在和櫃檯小姐排要和手術師做 consultation 的時間﹐老闆 Sean 傳了簡訊來問結果。我簡單的回答說是 early stage cancer & is treatable﹐然後我的電話響了。老闆一接到我的回答就打過來﹐跟我說 take the rest of the day off﹐讓我覺得好窩心喔。

去吃飯的路上﹐我傳簡訊告訴了我的姊妹們﹐她們也馬上都傳簡訊來給我們最多的 emotional support。吃飯時媽媽也打電話來關心了﹐而且媽媽非常正面的態度也讓我更鎮定。我們本來打算等他姊下班回家再告訴她﹐結果吃飯到一半﹐她打電話來問 了。偏偏她那邊手機收訊不是很好﹐只聽到 Minh 說  cancer﹐其他都沒聽到﹐就馬上大哭。Minh 只有在那時眼睛稍微紅了一下 (後來問他為何我流淚他就沒眼紅﹐他回答說因為我不夠戲劇化﹐夠欠扁了!)。 後來她用辦公室電話打來﹐聽了 Minh 的解釋後才沒繼續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