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我是一個非常容易流淚的人﹐從小就是如此。其實這樣是很不討喜的﹐可是我就是無法控制。媽媽教訓我時﹐往往話還沒說幾句﹐我就已經眼淚流滿臉﹐視線不清楚。媽媽如果不是太生氣的話﹐會說“唉﹐我都還沒兇﹐妳是在哭什麼﹖”如果她正好已經非常不爽的話﹐乾脆賞一頓棍子比較快﹐反正左右都要哭啊。



在學校﹐受到委屈時﹐很想為自己辯解﹐可是嘴巴還沒開﹐眼淚又早一步跑出來。有些老師就會相信我是被誣賴的﹐可是有些在有些人眼裡﹐我的眼淚是心虛的表示。我記得國小四年級時﹐很溫柔的導師把我叫出教師﹐說有話要問我。我因為完全不知道會有什麼事情讓老師非得私下跟我說﹐一顆心馬上噗通噗通的打拍子起來。咚咚咚的﹐我以為大家都聽得到。那好像是自習時間吧﹐大家都乖乖的在位置上。我拖著腳步到了走廊﹐在老師面前站定了。

我一直記不得這個老師﹐可是她是一個很溫柔的女人。她對每個同學都很好﹐而且好像也很少體罰﹐不怎麼會大聲罵人。

因為我很矮小﹐她稍微彎腰﹐看著我﹐說“有人說昨天考試時﹐妳有作弊﹐是真的嗎﹖”

老實說﹐當時的震駭是很難形容的。我的膽子其實不大﹐又愛面子﹐做虛心事情時總會緊張怕被發現。作弊這種事﹐我看同學做過﹐也知道他們被抓到作弊的後果﹐所以對我來講﹐作弊是不允許自己做的。不是我有多清高﹐是因為我不想面對被抓到的後果。

我張大了口﹐盯著老師﹐不能相信她會如此問我。老師看到我的表情﹐趕緊解釋說她問我﹐是因為有人密告﹐但是她知道我不是那樣的人﹐問我只是要澄清而已。我眼淚馬上掉出來了。“我沒有作弊我沒有作弊我沒有作弊”我邊搖頭邊模糊的講。老師摸摸我的頭﹐說她相信我沒有﹐要我不用哭。可是我哭﹐不只是因為老師的問話﹐更是因為生氣而且無法相信有人會做這種事。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誰。而老師是公平的﹐她一直沒有告訴我是誰密告的。

她讓我去洗手臺把眼淚洗掉﹐然後讓我在外面冷靜一下。她說﹐等我想回教室時再進去﹐不急。她的溫柔﹐讓我感動到差點又掉淚啊。

長大後﹐我還是一樣容易掉淚。其實這樣是很吃虧的﹐因為就會讓人覺得很好欺負。而且我是一個 messy crier﹐流淚就算了﹐鼻涕也會很多﹐所以我總是邊哭要邊擤鼻涕﹐不然就不能呼吸了。(小時候還沒有那麼多鼻涕的說)

被第一個老闆明明因為資金不夠卻藉口說不滿意我的工作結果而解僱時﹐我一直跟自己說不能哭﹐不能哭﹐可是還是沒路用的在他面前掉下眼淚。我覺得委屈﹐因為小公司﹐秘書等於什麼事情都要一把抓﹐他卻在將近三年後說不滿意。(事實是他花比較少的錢找了個無經驗的小男生來替代我的位置﹐後來還拜託我教那個男生﹐然後我兩個星期後在新工作的第一天﹐他打了手機問我可否回去﹐說他當時解僱我的決定是錯的。我當然沒回去)

現在的老闆之三八者﹐對眼淚是更沒有同情心的。我曾經被罵哭幾次﹐只有一次在他面前掉淚﹐他說“妳要哭的話那我給妳多點哭的原因好了。”然後罵得更狗血淋頭。後來我就學會第一時間 excuse myself﹐然後去廁所流流淚﹐邊哭邊發誓我會進步﹐然後擦擦眼淚﹐假裝沒事的回自己位置上﹐繼續笑笑著接電話。當然﹐我也準備了讓眼睛馬上不紅的眼藥水﹐讓他完全看不出來我有哭過。

現在我還是容易流淚﹐不過稍微進步了一點點。還真得感謝老闆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