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要說到這個人﹐其實大姊也寫過了﹐不過我要從我的觀察點來寫。

我二姊在很努力打拼一段時間後﹐從 LAST﹐到 law school﹐然後考 bar exam﹐都是很困難﹐每天要花很多時間讀那些我隨便翻一頁就要頭昏的法律書。基本上從法律學院出來後﹐沒考到律師執照前﹐能做的工作實在是有限。有些人去律師樓做工讀生﹐有些去做基本的工作﹐每個機會都是很搶手的。在歷經幾個不同的公司後﹐二姊進了現在的律師樓。


她的兩個老闆都是大咖﹐他們那個律師樓是只接百萬以上的 law suit﹐小的 case 他們是不會接的。那麼大牌當然是因為有那個實力和口碑啊~ 所以他們公司的暑期工讀生的位置也很搶手﹐每年申請的人很多﹐而且不只是美國這邊的學生申請﹐也有人跨國來工讀﹐因為以後在履歷表上面會是個很好看的經歷。也因為搶手﹐每年的工讀生是沒有重複的。總要多給不同的人機會啊~~ 我覺得這兩個老闆這樣的做法真的很公平。

去年暑期我二姊跟我說他們公司的兩個暑期工讀生中﹐一個是香港來的女孩子 Amy﹐幾歲不知道﹐ 不過有在英國很有名的學校拿到博士學位﹐好像是文科那類的樣子。現在那個女孩子在美東一個不錯的學校念法律﹐是個 law student。她看這個女孩子很安靜﹐不怎麼有人搭理的樣子﹐就對她比較親切。偶爾出去買午餐﹐看到好吃的東西﹐還會多帶一份回公司給 Amy。

接著我姊告訴我說這個 Amy 的一些行為讓她一整個很無解。譬如說﹐買了吃的東西回去給她 (Amy)﹐她沒有道謝也就算了﹐還批評說沒有她在別處買的好吃。還有﹐她每天進公司時﹐誰也不看﹐直接低著頭進去她和另外一個工讀生共用的辦公室。就因為她都不搭理人﹐也沒有人要理會她啦~ 然後她一有機會就對我姊批評另外一個工讀生﹐很看不起人的口氣﹐一付自己高高在上的樣子。而且也問了不少我姊的事情﹐譬如說哪個學校畢業的啦﹐在公司的職位啦﹐點點。

在公司裡﹐二姊做的 research 很多﹐身為工讀生當然是誰有事情需要幫忙就會請工讀生幫忙一下。這個 Amy 呢﹐手上明明有我二姊需要幫忙的 case 在做﹐可是如果別人也需要幫忙﹐她一定會放下二姊的東西去幫忙別人﹐不管說原來在做的東西有多緊急。我二姊好幾次被她如此拖到時間﹐又不可能罵人啊。自己 做搞不好還比較快﹐不過她手上事情真的是一堆。生氣歸生氣﹐二姊對她還是很客氣的。

我想她是因為自己也在外求學過﹐了解那種一個人離鄉背井的孤獨﹐所以對 Amy 比較熱心吧。因為我曾經也是如此啊~~~~  有一個週末我們全家和幾個 family friends 約了要去吃小籠包﹐我到了才知道二姊很熱心的去接了 Amy 一起來。我們圍著桌子坐了下來。Amy 既然是二姊的客人﹐就讓她坐在二姊左邊﹐然後是我和 Minh。我看她沒有很主動的在夾菜﹐而且也好像搭不上大家在聊的話題 (我們都用英文在聊了﹐偶爾用中文因為媽媽在場)﹐所以我客氣的告訴她說要什麼菜不要客氣﹐儘量夾﹐畢竟我們家人多﹐不趕快吃會被夾光喔~

她沒反應﹐一付沒聽到我說什麼的樣子。我轉頭看看 Minh﹐我們兩個交換了一個 "whatever then" 的眼神﹐繼續吃飯。過了五分鐘吧﹐她忽然冒出一個話題 (我不記得她說什麼)﹐然後就好似唱片跳針一樣的一直重複的說。她第一次說時我有接話﹐後來就假裝沒聽到了。接下來她就是一直這樣﹐別人說什麼她都沒有反應﹐然後會忽然冒出一個完全不相關的話題﹐重複的說那幾句話﹐一整個很奇怪的感覺。

媽媽之前是坐二姊的車子來的﹐可是大家討論要去吃 frozen yogurt﹐我其實也有點想去﹐可是 Minh 不是很想去﹐所以就決定媽媽和我們一臺車回 Torrance 去﹐沒有和大家一起續攤。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