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時間過得很慢﹐一天又一天﹐都在巴望長大。怎麼還在小學呢﹖然後是﹐怎麼還在唸書呢﹖


從小﹐大姊就是另人敬畏的。雖然有時候我和大妹會覺得姊姊都欺負我們﹐其實愛護我們的時候是比較多的。我常常很羨慕大姊有領導人的氣勢﹐不只我們幾個妹妹聽她的﹐好似連她的朋友們都是跟著大姊走。

國中一年級(還在台灣時)﹐我很不幸的被編在靳大媽那班﹐她是個瞧不起台灣人﹐跟著國民黨來台的中國人﹐加上我媽不相信賄賂﹐所以她給我的是特別待遇﹐就是很會找我麻煩。有陣子為了我們的安全﹐爸媽交代我不要一個人一大早走路上學﹐也有寫字條讓我交給靳大媽解釋或許偶爾會遲到。可是這個大媽的遲到標準是比學校的標準還早半小時﹐所以我連續遲到了幾天。終於她發飆了﹐要我去把兩個姊姊都叫來我班上談話。我們三個回到我班上﹐站在全班面前﹐她就一直罵﹐我姊根本不甩她﹐我當時真佩服大姊那種不怕惡勢力的樣子。

上了高中﹐考了駕照﹐買了新車﹐一般年輕人就是開著車子四處跑得讓大人找不到了。可是大姊常常是在幫忙媽媽載我們幾個妹妹去不同的地方。一般我上學要去趕校車和放學後的音樂課 / 表演 / 比賽是媽媽載的﹐所以妹妹們的上學﹐放學﹐芭蕾課﹐補習這些都是大姊在幫忙的。雖然她也有自己的生活﹐可是跟其他同年紀的比起來﹐幫忙載我們的時間比較多。尤其我十二年級下學期時﹐常常睡遲了趕不上校車﹐都是大姊載我去的。

我第一次考駕照﹐也是大姊帶我去的。沒考上﹐還是帶我去吃了頓飯。

後來我一個人在費城﹐大姊在我搬到第一個自己的公寓後有來看我。帶我出去吃飯﹐還帶我去超市買了一堆食材﹐把我的廚櫃和冰箱添的滿滿的。還教我如何煮簡單好吃的配飯的肉醬。

接著﹐時間忽然很快的過去﹐2003 年我回來加州﹐八月時跟大姊一起開車去北加﹐一路上我們沒停車﹐為了打發時間還玩很三八的接龍。2004 - 2006 年我在費城﹐偶爾在網路上和姊妹們聯絡﹐報喜不報憂。可是後來大姊說她其實知道我過得並不好。我忽然出現在台灣的行為﹐除了媽媽以外﹐還有個人不太意外﹐就是大姊。

這幾年來﹐不少人在問大姊如何要結婚生子﹐連我回台灣時﹐台灣的親戚都在問。我總是聳聳肩﹐因為這不是我能回答的。說真的﹐時間到了就會發生了嘛~~ 怎麼那麼多人在為她操這個心。

我有些惆悵﹐因為我們都在長大﹐都有不同的路在走﹐等我們都成為人妻&人母時﹐要五姊妹聚在一起﹐就我們五個而已﹐會越來越不容易。當然這也是好事﹐只是我有那麼些的捨不得放手。

星期一我破病在家休息﹐大姊傳了個圖片到我手機。可是 iPhone 無法直接接受圖片﹐我收到的訊息是要我到一個網站﹐輸入密碼﹐才看得到圖片。電腦又不知為何慢﹐所以等我終於看到時﹐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大姊訂婚了!


大姊﹐恭喜妳將走入生命中的下一個階段。要不是生病中﹐早就給妳一個大擁抱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