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在開車去大姊那裡的路上﹐我的手機響了。一聽到音樂﹐我就知道是Marcus﹐因為我只有在他的名字上設那個音樂。其實還蠻 surprised 的﹐因為我們通常都是用簡訊和網路在聯絡﹐偶爾才通一次電話﹐而且通電話時一般都是在晚上。所以在下午接到他的電話還蠻奇怪的。

我跟他說我和二姊正在開車﹐他就沒有牽托太久﹐講一分半鐘後就結束通話了。後來在回家路上他傳簡訊來﹐說我若不太累的話﹐回到家我們網上再聊吧。

回家後我因為眼睛還在為了飄進去的貓毛在痛﹐拿了回家前買的
eye wash (救命恩""!) 處理了一陣子才比較好。之後又東摸摸西摸摸了一段時間才上 Yahoo messenger. 其實他只是想和我聊聊﹐一開始是想到什麼聊什麼的。聊啊聊﹐他說要為了下午打擾到我而道歉。我說不會呀﹐你沒有打擾到我啊﹐你打電話之前又不可能知道我正好不在家啊﹐可是他還是說對不起。我告訴他說其實我很喜歡接到他的電話﹐因為我很喜歡他。"I don't think you realize how much I like you."我是如此說的。

當然他不可能不知道我對他有好感﹐就像他對我有好感一樣﹐只是他是從我們一起工作時
(1999 - 2002) 就暗戀我﹐我是在離開後﹐差不多2002 年尾才開始注意到他﹐才開始把他當男人看待。之前我都是把他跟其他男生朋友放在同一個圈子裡的。不過那個時候我也還是沒有把他當成 boyfriend potential 看待就是了﹐因為當時我只想單身﹐後來又被別人騙走。他 2006 年來加州看我時才告訴我說當初我決定和騙子在一起時﹐他其實很傷心又生氣自己怎麼不先把我追走。所以我跟他雖然親密過﹐卻從來沒有交往過。

認識他這麼久﹐對他是有一個程度的了解﹐所以當他說 "i just want you to be happy if we work out, i'll do my best to do that" 時﹐ 我是相信他的。不過我也很清楚的告訴他﹐我是不會離開加州的﹐所以如果想要跟我在一起﹐搬家的會是他。當然不是現在啦﹐因為他在現在的工作不到兩年﹐而且 沒有個經濟基礎﹐我是不會接受的。說我現實也好﹐我現在比以前理智很多﹐不願意讓自己吃苦﹐尤其不願意為了個男人而讓自己吃苦吃虧。

他接著說﹐無論如何﹐他要我快樂﹐就算最後我的選擇不是他。說真的﹐看到他如此表達﹐冰凍了兩年多的心竟然融了一小角﹐讓我很“花痴”樣的微笑出來。他又說﹐如果我以後的選擇不是他﹐他希望我能找個他能
approve 的男人﹐因為他不要我再被傷害了﹐他說。(幹嘛﹐甜死人不償命喔﹖) (他是如此寫的﹕“if you do find someone else, he's gotta meet my approval.

哈哈﹐要
approve ﹐先排隊吧﹐因為現在不管我選誰﹐如果我覺得有可能的﹐就算通過朋友們那一關﹐通不過家人那關的話﹐那真的粉抱歉啦!! 畢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還是讓大家幫我鑒定的我比較有信心。所以說﹐要跟我在一起的人會要先有心理準備過很多關﹐因為大家都蠻保護我的﹐讓我感到很窩心呢! 所以﹐他就算幾年後想跟我在一起 (那還要我如果那時還單身的話咧)﹐還要看我家人能不能接受他再說啦

雖然我很喜歡他﹐可是我很清楚知道我對他的感覺不是愛。說真的﹐我能不能再去全心全意的愛一個男人﹐我自己也不確定﹐不過希望可以。我可以很關心﹐可以很喜歡﹐可是我能再跨越那條線到愛嗎﹖
I would like to think I can. 先是去采錞的婚禮﹐然後看見為光和 Sandy 的互動﹐讓我相信愛是存在的﹐只是我的時間未到而已。這也是為什麼我告訴他說﹐我可以很誠實的告訴你我的感覺﹐不只是因為我習慣把所有的卡都先擺出來﹐也是因為我完全不急。

這是我目前對感情這檔事的看法。

圖﹕救了我命的 eye wash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