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父母管得越嚴格﹐孩子越容易在有機會時出軌。這個我在大學時看了不少例子﹐大部份的新生是一有機會就去派對﹐因為有酒喝﹐而且容易找異性。

我因為高中時就嘗過紅酒的味道﹐也醉過吐過﹐隔天還宿醉﹐只因為跟媽媽吵架﹐就從酒窖裡挑了瓶我一直很喜歡那個瓶子樣子的﹐媽媽收藏的紅酒﹐拿回房間大灌 特灌。(那個瓶子後來是我的收藏品﹐因為真的很漂亮。)所以我對喝醉不稀奇(當然後來偶爾還是醉一下﹐不過不是為了醉而醉)﹐也因為不喜歡人擠人所以不去 派對﹐異性呢﹐我17歲時就第一次了﹐所以也不是太稀奇。

(** 我會挑媽媽心愛的紅酒﹐一方面肖想那個瓶子很久了﹐一方面有報復的成份﹐喝醉的動機其實真的很少。)

小美的父母是基督徒﹐管她也管得很嚴格﹐晚上不能出外太晚﹐不能交男朋友﹐霹靂扒拉的規矩很多。一到了沒有父母管的宿舍﹐她忍了沒多久﹐就破功了。

一開始只是我們幾個人出去吃飯時﹐如果剛好是有賣酒的地方﹐一群人之間有超過21歲或有假 ID的﹐她會拜託人點瓶啤酒或水果酒給她。後來她開始在我們七樓很多不同房遊走 hang out。當然課業還是有在顧啦﹐可是有時間時﹐她就四處社交。當然我也是﹐可是我本來就是人來瘋的﹐不是上了大學才如此。高中時我比較少社交是因為太忙了 ﹐不過還是有玩到的。媽媽當然也是有管﹐可是她比較注重教我們為自己負責的態度﹐自己做什麼之前要先想好可能的後果﹐自己能不能擔待。(當然我也做過白痴 事﹐可是也是自己擔待起後果。)

她每次不在房間時﹐她媽媽就剛好會打電話來﹐如果我也不在時﹐回來後答錄機一定會有她媽媽留的話。如果我在時﹐就很倒霉的要掰藉口說她女兒為何沒在房間裡 念書。最常用的是“她去系管練習了。”(她是主修聲樂的) 再不然就是“她去圖書館唸書了”或是“她去廁所了。” 哇﹐她的寶貝女兒還真乖呢!!!

過了一陣子﹐她開始對隔壁房的男生有興趣﹐沒多久我就在我們一群人在Amy 房間看錄影帶時瞧見她跟那個男的妳親我我親妳的。再沒多久﹐她開始問我一些有關性的問題﹐譬如說第一次會不會痛啦﹐口交該如何啦﹐那用手可以嗎﹖這種問 題。我當然不介意分享心得﹐可是在回答她這些問題時﹐卻又幫她欺騙她父母時﹐我其實有點罪惡感﹐又有點同情她父母。

她因為怕痛﹐第一次一直沒和那個男的發生﹐可是其他該做的也都做了。後來男生因為她不肯完全 put out﹐把她晾到一旁﹐跑去找別人了。接下來﹐音樂系的 dean 的兒子也被她上了﹐不過她說也是沒有 go all the way。她幾乎每次發生什麼事都一定把詳細情況通通告訴我﹐咬定了我不會告訴她父母。我是一直沒說啦﹐只是現在寫出來而已。

當然﹐我也不是聖人﹐也有交男朋友﹐而且還會帶回宿舍過夜﹐不過都是在週末小美回家時。因為她家其實離學校不遠﹐坐個R5火車幾站的郊外就是了。她通常是 星期五下午走﹐星期日上完教會才回來宿舍﹐通常都是下午了﹐所以我和男友有兩晚獨處的時間。在Daryll 之前﹐我其實有別的男人﹐不過都是吃飯看電影約會﹐真的要OOXX時就回男人那裡﹐所以宿舍的人都不知道。和 Daryll 開始交往後﹐因為認真了﹐才讓他來我的小小天地過夜。一開始我會問小美介意不介意﹐她說反正她不在﹐隨便我﹐只要別讓她看到不該看的就好。不過我感覺的出 來她對Daryll 的不滿意﹐只因為他是黑人﹐不管說他是個話說得字正腔圓的大學生﹐是個有紳士風度的好男人。

那也就算了﹐她有總族歧視是她的事﹐可是她竟然因為歧視黑人﹐也就歧視我﹐因為我不在意膚色﹐我們為了這點吵了不少次。不過她說她不介意(雖然說的勉強)﹐我就繼續讓他在她不在宿舍時來過夜啦。

有一個星期天﹐還未到她平時回來的時間 (我都有調鬧鐘)﹐她竟然回來了﹐而且帶著她爸爸! 當時我和 Daryll 都還在床上(有穿睡衣啦)面對著牆在淺眠﹐所以一聽到她爸爸說話的聲音﹐而且就在房裡﹐我整個人僵硬了起來﹐而且我知道 Daryll 也醒了﹐因為他環著我的手臂忽然的收緊了點﹐似乎在叫我不要輕舉妄動。我們就維持著那個姿勢﹐一直到羅爸爸離開。

Daryll 後來去男生盥洗室梳理一下就走了﹐走之前﹐他告訴我說他覺得我有和小美溝通的必要。我看得出來他和我一樣的不高興。

後來我當然罵了小美一頓。她要帶爸爸上來就算了﹐我了解她這次帶回來的東西多﹐爸爸當然會捨不得讓女兒自己提一堆重物。可是她就算無法電話事先通知我﹐也可以請爸爸留在門外吧﹖就算床上只有我一個﹐她爸爸來我還賴在床上總是不好看。
而且她又不是不知道她父母的種族歧視有多嚴重! 反正我們又吵了一架。

沒多久﹐羅媽媽就打電話來罵人了。說的不外於黑人不好啦﹐我太小不該交男朋友啦﹐更不該跟男人睡﹐而且還是跟黑人睡﹐成何體統啦﹐而且我如此的亂來根本就是在帶壞她女兒。更誇張的是她說既然我爸媽在三千哩外的加州﹐她應該代替我爸媽來教我。

切﹐我還不用妳來教。自己的女兒在幹三小妳知道嗎﹖她做啥都不是我教的﹐因為我還未認識 Daryll 時她就已經跟男生在親得難分難捨囉~~~~ 當然這些話我當時沒說出來﹐還不是因為我知道說了出來她媽媽不一定相信﹐而且搞不好我會在睡夢中被氣瘋的室友做掉﹐所以還是算了。我頂多是告訴羅媽媽說她 誰都不是﹐沒有那個資格管我﹐然後就掛了電話﹐換衣服找 Amy 一起出去散心了。

更好笑的是﹐在學年末﹐大家要搬出宿舍時﹐我因為暑期要留下來﹐有一星期的緩沖期﹐之後才要搬去別的宿舍﹐所以她父母來幫忙她清理時﹐還是碰到面了﹐而且 我還很假惺惺的幫忙搬東西咧~~~ 在搬最後一趟時﹐羅媽媽把我拉到一旁﹐耳提面命了一番﹐還不是說些好女孩什麼不該做啦﹐不要太隨便﹐不要跟黑人來往之類的話。聽上去好似在關心﹐明明是在 貶低人嘛! 我完全不給她好臉色﹐跟她說了一句 "what I do is none of your f*cking business" 後﹐揮揮手回房間休息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