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到她這個問題覺得她實在很誇張﹐但也同時有點同情她如此的放不開。畢竟自己也曾被分手過﹐不管原因為何﹐難過是一定的﹐就說了幾句安慰及鼓勵的話﹐大約是下個男人一定會更好啦﹐妳這次做錯了﹐下次就知道什麼錯誤不要犯﹐該是妳的就是妳的﹐點點點這類的話。講完﹐祝她以後幸福﹐她還謝謝我﹐讓我以為她其實是個還算講理的女孩子﹐只是一時失去理智而已。

過了幾天又是星期六﹐我請 Perry 去日本餐廳吃好料慶祝生日後走回他家﹐一進門我就膀胱無力跑廁所﹐之後走出來時他臉色怪怪的﹐好像我做了什麼天大的事得罪他一樣﹐可是他那裡有兩間廁所﹐我搶先用大間的也不會讓他那麼“賈塞”臉吧﹖所以我一臉問號的站定回望他。

終於﹐他開口了“嗯﹐妳是不是有把我的家裡電話號碼給出去呀﹖”

沒呀~~ 連我家人都不知道﹐因為感謝他借我的預付手機﹐誰要找我都很方便。我當然搖搖頭﹐臉上的問號更多了。

他的臉色還是很不好﹐說那妳聽這個﹐就按下答錄機的play。他的答錄機是用機器上本來就有的greeting﹐所以留話的人很直接說“珍珠寶貝﹐我們繼續剛才的事吧! 不是妳要我打電話來的嗎﹐怎麼我打了妳反而不接﹖回我電話吧﹐我的號碼是xxx-xxx-xxxx”

怪不得他一臉米田共了﹐因為我除了問號﹐也加上了米田共。他一攤手﹐一付等著我解釋的樣子。他會生氣我也了解﹐因為他對隱私是很重視的﹐平時雖然跟鄰居熟 (他在那裡住十多年了﹐不熟也奇怪)﹐也不會把自己私密的事情說出去﹐有些鄰居根本沒有他的電話號碼﹐要找人必須等他在呢﹐所以我真的不怪他生氣﹐可是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真的不知道﹐剛剛的一個多小時我一到你這裡我們就去吃飯了﹐你哪一個眼睛看到我跟誰說話﹖”我反問。

他也同意我說的有理﹐可是還是很搞不懂當下我們遇到的是什麼情況﹖

我說算了﹐看電視吧﹐就拿起遙控器開了電視﹐拉著他一起坐下來看看電視上有什麼好節目。一臺一臺的轉時﹐電話又響了。他其實還蠻尊重人的﹐有客人時﹐電話一律讓答錄機去接﹐如果是他父母的話他才會接起來。結果打電話的人一聽是答錄機就掛電話了﹐而且不只一次。接下來的十分鐘﹐電話響了好幾次﹐都是掛掉的﹐真的很詭異。

“接起來好了﹐看哪個傢伙不知自己打錯電話還不死心﹐吵人看電視!” 我建議著﹐因為電話一直響真的很吵。他雖然不大願意﹐但是在我威脅說那不要介意我接起來亂說話唷﹐才在電話又響時接了起來。接了幾通﹐對方都是他一說 hello 就掛掉的﹐一直到第五個吧﹐沒直接掛電話。我聽到的當然只有Perry說的話﹕

“Hello? Who?” 頓了一下。

“You were just talking to her on the computer? That's impossible. What was the screen name?”這句話是一口氣問完的。

“Buddy, whoever talked to you played you. Don't call again.”是他用力掛上電話前的最後一句話。

原來是有人上雅虎的成人聊天室﹐自稱珍珠﹐在和不同的男人網路性愛一番後﹐邀請男人打電話給她﹐來個電話性愛﹐然後把 Perry 的號碼給了出去。

電話幾乎每幾分鐘就響一次﹐他快起肖了﹐乾脆把所有電話都消音﹐我也因為這件事而完全沒心情待下來﹐沒多久就告辭了。

開車回家路上﹐才剛上freeway 呢﹐我的手機響了。我快速瞄了一下﹐是陌生的號碼﹐連區域號碼都不是這一帶的﹐就沒接﹐讓語音信箱去接吧。等電話顯示說我有一個新的留言﹐才打去聽聽看﹐結果﹐聽到的跟在Perry 那邊的幾乎一樣﹐只是聲音不同罷了。

1 + 1 = 2 的﹐我馬上很確定是怎麼一回事了﹐等不及回家再說﹐馬上就打電話給Perry。當然是答錄機接的﹐嗶聲一完﹐我就大聲的喊 “Perry, it's me, pickup, I know what the heck is going on!”他馬上就接起了電話。

Bingo! 答對了﹐就是他那個前女友的傑作啦!!! 不過我不是軟柿子﹐當然會打擊回去啦!


待續﹐因為很晚了﹐我要回家睡大覺了。(就說我很愛睡又很會睡呀﹐而且明天要加班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