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到大﹐我有幾雙讓我至今都忘不掉的鞋子。

小學四年紀時﹐跟著大姊和二姊去參加學校的合唱團。練了一陣子﹐老師們決定帶我們去比賽。我記得是在社教館舉行的﹐大概是市立比賽吧。比賽前老師們發給我們制服﹐並宣佈女生們要穿白色褲襪和白鞋子﹐男生的話我就不記得了﹐大概也是白鞋子吧。我的校外活動一向多﹐每個星期在國語日報社音樂班有鋼琴課﹐豎笛課﹐聽寫﹐樂理﹐和合唱。通常鋼琴課是在星期四﹐其他課都排在星期六﹐而每天放學回家後一定都練琴練豎笛個一小時(最少)﹐所以老師交代的褲襪和白鞋我一直忘了﹐到比賽前一晚才想起來。大姊二姊都有現成的白鞋子白褲襪所以沒什好擔心的﹐可是我之前的白鞋子穿壞了還沒買新的﹐褲襪也太小了﹐怎麼辦﹖時間也太晚了不可能拜託媽媽帶我出去買﹐而且還怕問了會挨罵 (“妳們都這樣大便快出來了才在挖坑洞”之類的罵人詞)﹐只好含淚擠進太短的褲襪﹐找到一雙大姊還是二姊的舊白色皮鞋﹐皮鞋裡塞了些衛生紙﹐就這樣穿去比賽了。(結果我們沒贏因為走音太重發音不準)

後來上了國中﹐學校規定要穿白色布鞋配我們漂亮的制服﹐我大概一學期換兩雙吧﹐週末時總愛蹲在車庫洗刷布鞋然後晾乾﹐乾了後還會在裡面灑些好聞的鞋粉。可是老天愛做弄人﹐常常我穿剛洗好或新買的布鞋﹐那天一定下大雨﹐哈哈。過了近兩年的白布鞋生活﹐國二那年的農曆年前﹐媽媽帶我們去買皮鞋﹐還說一個人可以買兩雙。我很高興的挑了雙紅色的短靴子和米色的高跟鞋(生平第一雙!)﹐可惜的是因為我的疏忽﹐幾個月後我們來美國時紅色短靴沒有跟著我一起來﹐我因此沮喪了好幾天﹐在此特別紀念﹐呵呵。

來了美國後﹐我穿了很多年的球鞋﹐只有偶爾要去比較正式的地方或要上臺表演時才會把腳塞進難過的高跟鞋。高中最後一年時﹐我又迷上了拖鞋﹐一方面是大家都如此穿﹐而且舒服的很﹐上課時還可以偷偷脫掉呢~~

後來去費城上大學﹐我照樣穿拖鞋四處跑﹐只有下雨時會穿球鞋﹐連十月多天氣開始冷到我已經穿上了外套時﹐我還是愛穿拖鞋﹐讓朋友同學們搖頭問說“你不冷唷﹖” 我總是回答說“不冷我穿外套幹嘛﹖叱!”可是我小看了費城的冬天﹐感恩節還沒到我就乖乖的讓拖鞋休息﹐換上球鞋。

大一的聖誕假日我和許多外州學生一樣搭上擠滿的飛機回家過節﹐就在那年的冬天﹐我再次愛上靴子。這次我愛上的是黑色超中性的靴子﹐大姊帶我去逛mall 時買了下來﹐我一穿就不想換了。這雙靴子我從1997 年底穿到1999的冬天﹐夠厲害了吧﹖那雙靴子不便宜呢﹐所以穿那麼久也真的值得啦~~~ 最後在當初約會的男孩子的要求下我才買了雙女性化的低跟鞋。第一次穿回加州度假時﹐媽媽還很驚訝的說“妳也會穿女生的鞋子唷﹖”

我也是到那個時候才開始比較愛漂亮的。

會囉囉唆唆的寫了那麼多有關鞋子的回憶﹐還不是因為我最近新的高跟鞋。這雙是大妹送的聖誕禮物﹐我有史以來最高的一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