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聲音是小聲秀氣的﹐讓我這個平時很粗手粗腳的人忍不住的覺得想照顧。當晚在電話上聊過後﹐我對她的基本認識不多﹐大概就是她是從台灣來的留學生﹐從德州那裡的學校要轉來 Temple U﹐正在找地方住﹐正好在學校網頁上看到我登的分租廣告。OK﹐到這裡﹐我理所當然的認為她是要跟我租房子﹐所以就稍微跟她說了我這裡的情況和價錢﹐問她說合不合﹐她說OK。接著她告訴我說她因為預算和行李的關係﹐會坐灰狗來﹐我能不能去接她﹖

我說哎呀來我這很簡單啦﹐我把地址和基本的 directions e-mail 給妳﹐妳拿給計程車司機就好了呀。但是她很堅持的說她是第一次來﹐沒人去接會怕。我想說那好吧﹐告訴她說行程定了後再聯絡。

掛了電話後我當然開始計劃客廳該如何格局﹐該請哪個男性朋友來幫忙﹐因為我如果要再天花板上掛帘子的話﹐5 呎 2 的我是一定需要幫忙的。

我跟幾個朋友說起她的事﹐他們都覺得我該小心點﹐不要因為人家的聲音細細若若的就拍著胸脯來幫忙﹐啊~~~ 可是我已經說好了內~~~ 當然又被幾個好友念了一頓。

過了幾天她說她的阿姨會和她一起來﹐可是還是需要我的幫忙﹐因為行李蠻重的﹐不好意思麻煩長輩。啊妳就好意思麻煩我這個陌生人喔﹖這句話我當然沒說出來﹐可是對她的感覺開始有點下降。更讓我臉上出現多條線的﹐是她告訴我說﹐阿姨需要在我這裡住一晚才回台灣。

我其實早就說的很清楚﹐我只有一張 full size 的床﹐可以容納兩人﹐不介意佔時共睡一床 (都是女生嘛)。可是加上她阿姨﹐三個人不可能的﹐而且跟同輩女孩子共睡一床我沒問題﹐可是對方若是不熟的長輩﹐我是一定會客氣的讓出床來的。

她來的前一天才告訴我說她會在下午約一點多到。馬的﹐我已經答應要去接人了﹐只好跟老闆請半天的事假(還好我平時不常請假﹐有累積了不少的有薪假)﹐時間一到就趕著去灰狗巴士站。我到時﹐她們也剛到。好﹐第一印象還不太差﹐因為阿姨很客氣,一直和我道謝﹐一直說真是麻煩妳了。反過來﹐這個泰瑞莎小姐的態度完全不同﹐好像我本來就該幫忙似的。如何回去我那裡我不大記得﹐好像是叫計程車﹐畢竟她的行李不輕啊~~

她說﹐希望我能帶她去學校看看﹐所以行李放下後我們就坐公車換地鐵去學校。到了校園﹐她問我說宿舍辦公室如何去。我順口問了句“妳不是要跟我分租公寓嗎﹖”

她的回答模糊﹐說什麼要看看還有什麼options﹐我聽了一個老大不爽﹐可是不好在她阿姨面前發火。後來稍微逛了下校園﹐吃了個簡單的晚餐後就回去我那裡。一路上她的言語讓我想跳腳﹐反正就是很無腦發言形的﹐但是問她任何有關她的問題時﹐她又會忽然痴獃個幾秒鐘才眼神閃爍的給我一個籠統的回答;而她的阿姨還是一直跟我道謝﹐我覺得她的道謝中帶著歉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