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說﹐整個暑期她都沒去申請自己的電話。能借別人的就到處借﹐因為我雖然對她的態度有軟一些﹐並不代表我們就是好朋友。我頂多偶而要去超市時會讓她跟路~~~ 可是不管我說多少次﹐她還是一定要穿的像阻街女郎才爽﹐而且又愛逛﹐雖然最後買的還不就是那幾樣東西。第一次讓她跟路時﹐她在裡面逛了一個多小時。我十五分鐘就買好一些必須品了﹐她還不知道逛到哪裡去。我找到她時﹐她一直說"快好了﹐我再五分鐘就去出口和妳集合。"

最後她終於心不甘情不願的付錢和我離開﹐因為我請櫃檯廣播說 "客人汀娜小姐﹐您的朋友在出口處等您﹐再五分鐘她就要走了。謝謝!" 她在回宿舍的路上擺個臭臉給我看﹐我也不理她。一直到回到宿舍我才跟她說 "下次妳再拖拖拉拉﹐別怪我把妳丟在那裡。" 說完我就回房間鎖門﹐管她如何敲門要借電話(她還真夠不要臉)。

在我那個暑期﹐我的二十一歲生日之前﹐我對她的認識其實不深﹐大概就是她是韓裔美國人﹐平時愛穿的像阻街女郎﹐週末通常她爸爸會來帶她回家(她們家在費城外的郊區﹐聽說開車約一個鐘頭)﹐她在父母面前一定都穿的規規矩矩﹐還有﹐她有很嚴重的"公主症"﹐總是覺得自己是人見人愛﹐身邊的每個人都該自動想幫忙她。但是我其實不夠認識她。

二十一歲生日﹐我正式"登大人"﹐所以老闆和同事合送了我幾瓶小小瓶的香檳。當晚回宿舍﹐我邀請了幾個朋友來陪我喝。我們在我的房間﹐開了香檳﹐才覺得該有點小點心來配。我請大家稍等一下﹐就出房間往廚房去。才走出去﹐就發現客廳一群人﹐都是男的﹐有些是平時就常常來串門子的﹐可是陌生面孔也不少。我拉了一個過來問是怎麼回事人為何那麼多而且還排隊﹖他一臉怪怪的表情說 "你不知道嗎﹖"

我愣了下﹐我當然不知道啊﹐不然我幹嗎問﹖就在那時﹐汀娜和她室友的房門開了﹐一個男生走出來大聲的問 "誰有多的保險套﹖她說沒保險套不吹耶"

啥﹖ 吹﹖ 保險套﹖ 當下我 1+1=2 的了解了﹐我們宿舍有女生在賣淫﹗我太震驚﹐站在原處說不出話來﹐一直到有一隻毛毛手摸上我的臀部﹐那隻毛手的主人問 "妳們亞洲女人都挺貽d放的嘛 ~~~ 與其等汀娜﹐不然妳和我去妳房間快活﹐我多付錢。"

用力的推開他。 "Take your FUCKING nasty-ass hand off me or I'll break it off!" 我吼。

當下﹐我把還在排隊的男生都趕走﹐可是有些不肯走。好﹐沒關係﹐我找R.A. 來。我氣的全身發抖回答不出來。第一我氣汀娜如此在宿舍做這種事﹐也氣她如此沾污我們亞洲女人的名聲﹐更氣這個男的以為因為一個韓國女孩如此﹐所以全部的亞洲女孩都一樣爛!

我的心情當然是完全的被破壞了﹐我的朋友們也都了解﹐他們帶我出去吃飯。我那晚根本不想回去宿舍。

幾天後﹐聽說她被趕出宿舍了。再聽說﹐她會來這個宿舍是因為之前她在學校的另外校園宿舍做出同樣的事﹐被那裡的宿舍趕走。這些都是其他的suitemates 告訴我的。她們那晚都不在﹐汀娜以為我也不會太早回去﹐才敢如此。她們當晚回宿舍後看到R.A. 在我們客廳對那些不肯走的男生問話﹐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都和我一樣生氣。我們都說﹐如果宿舍負責人沒趕她走﹐我們幾個大概當晚就會把她從陽臺直接丟下去嘍~~~

最後我聽到她的事情﹐是她父親在市中心租了間公寓給她住﹐而她嫌說零用錢太少﹐去做 stripper 了。我聽到時﹐完完全全不驚訝。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