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風一直很大﹐開車時都要很小心﹐尤其在高速公路上時。


好處是﹐風把臟空氣和雲都吹走了﹐所以從我們公司的會議室窗戶看出去就看到不遠的 Santa Monica 那裡的太平洋。早上時可以看到海水非常的深藍﹐天空乾淨的淺藍﹔黃昏時海洋好似和天空合在一起﹐太陽的顏色也從黃色越變越身﹐到最後快不見時是深橘色﹐真美。


我的心情也好多了。聖誕假日的家庭會議後我想了很多﹐尤其是爸爸不同意我換工作的原因。他當然想看到我一生成功﹐才會要我留在現在這個公司(中規中矩的會計公司)。所以我昨天和老闆們提出可否收回我的辭職﹐他們的反應其實出乎我預料之外。他們花了幾秒鐘才完全吸收我提出的話。平時說話輕輕的比爾幾乎跳出他的椅子﹐大喊著 "yes, yes, of course yes!!!!" (我可以感受到四個驚嘆號) 而尚恩是說“這是妳給我們最棒的聖誕禮物了! 妳的一年快滿了﹐我們會調妳的薪水的。”


後來尚恩還取笑我﹐說我提出辭呈時哭哭提提的﹐怎麼現在哭不出來了﹖愛搞笑的我當然馬上假哭給他們看﹐結果三個人笑的超大聲。出去會議室後﹐我馬上在老闆們面前告訴妹妹我不走了(其實她當然是比老闆早知道啦)﹐她也很配合的比個大拇指。其實我知道她是很高興的。


而我也是高興的。雖然對年薪四萬的工作說了 bye-bye﹐我卻一點也不後悔。先打拼一點辛苦一點﹐我還是可以成功的。


讓我有點喪氣的是今天和亞瑟的對話。他和我在我九年級時就認識了﹐一直是好朋友。前陣子我離開Perry﹐後來跟亞瑟成為比好朋友再好那麼點的關係。我知道自己還沒有準備好交個正式的男友﹐而他離婚快一年﹐也還沒完全走出來﹐所以我們這種關係再完美不過。


可是我的傷口愈合的差不多了﹐開始慢慢的會有點感情﹐不像以前一樣那麼的無情。而且我們朋友那麼久﹐他一直對我都很好﹐是個很貼心的人。我呢﹐當然就去會錯意。我又不是太害羞﹐所以就直接告訴他說“我比以前還要喜歡你耶。這是個好事還是壞事呢﹖”他當時的反應竟然是“妳還好吧﹖”(倒)


今天我們談開了﹐決定回到以前的純友情﹐因為他還沒走出離婚的傷口﹐他說“我的心比石頭還冷﹐我不想傷害妳。我們還是回到以前的關係好嗎﹖”


我當然說好。我不是個纏人的女人﹐而且我比較關心他的心傷。其實我很了解他現在的感覺﹐因為我也曾經如此。只能安慰他﹐說時間會治療他心中的傷口﹐而我一直會是他的好朋友。說到後來我還是忍不住哭了出來。


我為了他的難過而哭。我生氣他那個前妻如此的傷了他的心(雖然也不能完全怪她﹐可是我和她不熟﹐而亞瑟是我的好友)。他以為我生氣了﹐我趕緊解釋我哭的原因﹐他才了解。


不過說真的﹐我的大女人自尊心是有那麼點受挫啦﹐通常都是我說“we shouldn't see each other like this anymore”的呢。不過我不怪她。我的 female ego 跟他的快樂比起來﹐當然是希望他能重新站起來找到快樂。而且﹐還有個馬克思在等著做我的男朋友呢。不過那要等下個月他來看我時再說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