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寫出來的話我可能寫到明天還完不了(而且我打中文的速度很慢)﹐所以舉出幾個例子。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她只要我和她都在宿舍時﹐一定會來跟我借電話。每次問她為何還沒申請自己的﹐都說沒空。我在她房間看過她貼在牆上的課表和打工表﹐她明明時間比我多﹗ 暑期課我拿了兩堂﹐上完課還得趕去上班﹐每晚都過八點才回宿舍﹐沒空的是我吧﹖她又很煩﹐完全不懂的"NO"這個字。所以房友們就會聽到這種對話﹕

她﹕珍珠我能不能借用妳的電話﹖(嗲聲﹐馬的﹐這招用在男人身上或許有用﹐啊我是女的咧﹐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我﹕NO.

她﹕為什麼﹖

我﹕(不語﹐耳朵關起專心吃飯看小說)

她﹕pleeeeeeese! 我明天就去申請自己的了。
我﹕妳不能用妳室友的嗎﹖ (看向她房間﹐再轉頭看坐在一邊她的室友﹐她的室友聳肩)
她﹕我.....

我通常在這個時候就會被煩到不想吃飯了﹐回房鎖門唸書去。沒唸書時講電話看小說﹐只有要上廁所和喝水時出去﹐時間到了就關燈睡覺。還好我出門時都一定鎖房門﹐不然像她這種沒家教的一定會自己跑進去。以前我如果在就不會鎖房門﹐有時還開著門通風﹐因為以前不會有人像她一樣會自動開門。

我很少在白天看到她。我拿的是早上第一到二堂﹐整個早晨就在上課中過去。中午休息個半小時﹐我都是買個便當或三明治到電腦教室邊上網邊吃。接下來沒有人需要幫忙時我就低頭唸書﹐念完書上網﹐晚上八點下班。週末時我通常不是補眠念書上網﹐就是在 Daryll 打工的漫畫店混一天﹐晚上關門後一群人出去看電影或去 Suki 家聊天看錄影帶﹐再不就開兩臺車去大西洋賭城玩個晚上。反正我不管靜靜的待在宿舍或和朋友出去﹐都不會讓自己無聊。所以從暑假課程開始後﹐我幾個房友們看到我的時間很少﹐不過大部份時間大家都處的不錯﹐只要不去亂吃喝別人放在櫃子或冰箱裡的食物﹐不去亂管別人的事情﹐一切都平靜。

唯一煩人的﹐就是汀娜。她呢﹐美國出生的韓裔女孩子﹐瘦瘦高高(至少高我兩吋)﹐長長的淡黑髮﹐皮膚永遠曬的古銅色﹐眼鏡小小的﹐算是可愛型的一個女孩﹐而且很會打扮自己。我有幾次在樓梯間會聽到男孩子在問朋友“見過那個很可愛的韓國女孩子汀娜沒﹖”

也聽其他房友們抱怨說她還是沒去申請電話密碼﹐又因為我不在時門鎖的緊緊的﹐她總是和其他人借電話。又聽說有人的牛奶才買一兩天﹐自己才吃了幾次牛奶配 cereal﹐怎麼一加侖的牛奶就只剩一半不到﹖我因為忙而且有收入﹐常常貪方便而在回宿舍的路上去中國快餐店買個便當做當晚的晚餐和第二天的早餐所以還沒遇上這種事。

大概是暑假的第三個星期吧﹐我身體不舒服﹐撐到中午下課﹐去電腦教室跟主管請病假及打電話找人代班。代班的人也住在宿舍所以十五分鐘就到了。代班的人一到我就離開回宿舍。頂著大太陽﹐人更是昏沉﹐回到我房間時我把背包一放就倒上床昏睡。

我再醒來時﹐已經是晚上。我躺在床上隔著牆可以聽到有人在看晚間新聞﹐還有人在聊天。我眨眨眼﹐坐了起來開臺燈﹐頭不昏了﹐整個人感覺好了很多。接著我旁邊房的一個女孩(名字我也不記得了) 從我房前走過﹐瞄到我坐在床上﹐叫了我一聲。我抬起頭﹐才注意到我房門是開著的。我趕緊招手請她進來一下。她進來我房間﹐掩上門﹐坐到我身旁。

“妳還好吧﹖”雖然不熟﹐基本的關心還是有的。“我下午回來就聽說妳倒在床上﹐叫都叫不醒呢。我們還在討論說晚一點妳再不起來我們就要叫救護車了耶! 還好妳醒了。” 我跟她說謝謝﹐問她說我的門怎麼是如此大開著﹖我知道我有關門﹐因為我進房後有順手關門﹐背靠著關上的門放下背包才倒上床的。我回去時也沒注意到宿舍裡有誰在﹐不過當時很安靜就是了。她的回答讓我氣的跳起來!

“喔是汀娜說妳在呀!” 她回答我。
“how?”
“她說她有看到妳回來﹐碰一下的關房門的。”

她接著告訴我說她回來後有看到汀娜開門進我的房間拿電話。我往無線電話的主機看過去﹐果真沒錯﹐她很自動的“借”走我的電話﹐而且以主機上面的亮燈﹐她正在通話中。隔壁房的女孩子看我臉色不對﹐趕緊告訴我說她和其他房友有問汀娜說有沒有問過我﹐她都不理人﹐徑自回房打電話。后﹐我一股火燒上來﹐她以為我好欺負﹖以為“大家都是亞洲人”我就該是她的 BFF 提供她要的東西﹖ 去妳的! 我一言不語把電話線從主機上拆下來﹐只聽從她的房間那個方向傳來一聲尖叫 (這是我第一次拆電話線中斷別人的通話﹐卻不是最後一次哪~~~ 哈哈以後再說)。接著批啪的腳步由遠而近﹐我的房門啪一下的開了。她瞪住我手上的電話線﹐接著瞪我(真是......)。可憐我隔壁的女孩子﹐坐在原位一付很想跑可是苦於門被擋住了的樣子。她的表情實在是好笑﹐可是我那時笑不出來。

“妳以為妳在幹嗎?" 汀娜小姐還有膽先開口問﹐以為她可以來“先發制人”這招﹐完全忘了“理”並不站在她那一邊。
我看著她﹐給她那種“妳還真夠有種問”的笑容﹐問﹕“那妳以為妳手中的電話是誰的﹖”
她一下子楞住了。我上前一步﹐她忍不住退了一點(畢竟我比較寬﹐眼睛也比較大﹐隨便一瞪就很凶的樣子)﹐我伸手奪回電話﹐在推她出去前加了一句“如果我電話帳單上出現任何長途電話費﹐妳最好有錢付! 再讓我知道妳隨意出入我房間﹐妳看我告不告上R.A. 那裡! 咱們走著瞧~~ ”(R.A. - resident assistant, 每樓一兩個)

大概真的嚇到她了吧﹐接下來一個星期我每次回宿舍﹐她總是很諂寐的問“珍珠妳身體還好吧﹖餓了嗎﹖我有買些晚餐﹐一起吃吧﹖”我剛開始不怎麼理她﹐一直到星期五我回到宿舍時﹐大家都出去玩了﹐只有她在客廳看電視。我準備回房間時她跑過來要求和我談一談。接著告訴我她有多抱歉為了自己前一陣子的行為﹐請我大人不計小人過﹐我們“重新做朋友”。我其實很想回一句“我們從來不是朋友過”﹐可是看著她寂寞的眼神﹐我心軟了﹐點了點頭。畢竟那種家人不再身邊時寂寞的感覺我也有過。既然她好像真的很後悔似的﹐就給她個機會吧~~

她一看我點頭﹐高興的什麼似的﹐馬上提議我們一起去買炸雞回來看錄影帶吃又油又肥的炸雞來過這個星期五晚上。我想想也好﹐叫她趕快換個衣服我們就可以快去快回。

這個小姐﹐不是我說她。卜派炸雞就在走路十分鐘不到的路口﹐她先是在我已經說“趕快換衣服”的情況下﹐還是花了三十分鐘準備﹕十分鐘挑衣服﹐十分鐘化妝﹐十分鐘吹髮型﹐我真的很想再變臉給她看。她走出房門時﹐我忍不住問“妳有別的行程﹖”

她眨著剛畫好的眼睛“沒有呀! 我只是愛漂亮啦!”


................ 好吧﹐愛漂亮不是罪﹐我不能怪她。

可是穿著細肩帶的迷你洋裝﹐迷你到屁股都快給人看光光﹐裡面穿著名牌蕾絲魔術內衣讓胸部從AA 變到B﹐腳踩三吋高的 stiletto 也太*&^$## 了吧﹖ 外面再怎麼熱也沒熱到這種程度吧﹖算了﹐走啦走啦我餓了。

走在路上﹐每走幾步就有男生對她大吹口哨﹐連街對面或開車經過的都有。在卜派炸雞﹐男店員 / 顧客都盯著她﹐ 而她似乎很喜歡這種注視。好﹐這也實在不干我的事。可是有本事穿 stiletto 卻沒本事走不到十分鐘的回程﹐東西要我提還要扶著我的肩膀才走的回去宿舍﹐就很讓人反感。當晚我就聽其他房友說她幾乎一向是那樣打扮﹐除了週末她父母來接她回家時她會脂粉不施﹐穿T恤牛仔褲布鞋﹐頭髮綁個馬尾巴﹐一付乖乖牌的樣子。

當然這些還不算什麼~~~ 因為她接著做了一件全套房的學生(包括我)都想從我們三樓陽臺上把她丟下去的事。

還是待續未完﹐不過快要了。再不完我會被“某人”念..... (好啦開個小玩笑﹐別K我)


-----------------

P.S.
1. AA 這個尺寸聽說台灣沒有﹐基本上是比A還小的人穿的
2. BFF = Best Friends Forever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