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九年的暑假﹐我如前一年一樣沒回加州過﹐是在學校繼續拿課拼成勣的。暑假時﹐宿舍是換到同一棟大樓但不同間的套房﹐照樣是三房二衛浴。好康的是﹐暑假人少﹐我剛剛好沒有室友(另外兩房都有兩個女生)﹐真是被我賺到了。搬進去的第一天照樣是亂轟轟的﹐根本沒去注意到房友是長啥樣。我一個人把衣服雜物電腦分趟搬完後﹐就直接殺去學校辦公室去把電話遷到新的宿舍﹐接著去電腦教室打工去(還不就是做在那裡上網等有人需要幫忙)。一直到晚上八點下班後﹐我順道買了份晚餐才回宿舍去。
回到宿舍﹐大家都差不多搬完了。有人在客廳吃晚餐﹐我找了個空位也坐下來吃。等飯飽後才打個招呼自我介紹一下。反正只同住一個暑假﹐我一般不會太熱絡﹐所以那些女同學叫什麼長的啥樣我都不記得了﹐除了今天的主題汀娜小姐。
我們這個套房裡只有她和我是亞洲人。可是我不是那種"耶我們都是亞洲人所以一定要做好朋友"那種的。之前說過﹐我交朋友不管膚色族裔﹐看的對眼談的來就好。所以自我介紹完﹐我道聲晚安﹐把沒吃完的晚餐放回塑膠袋放到冰箱就回房間準備打長途電話跟麥可談情。沒想到我電話才播到一半﹐關上沒鎖的房門竟然被打開了﹗ 我馬上變臉﹐誰那麼沒家教連敲門都不會﹖ 一轉身﹐映入眼裡的是我們套房裡唯二的另一個亞洲人。我拉長了臉先發制人 "有什麼事嗎﹖那麼緊急連門都不先敲一下﹐妳以為這裡是妳家廁所嗎﹖"
她愣了一下﹐大概沒想到我會如此反應吧﹐趕緊說 "I'm sorry, can I come in?" 我點個頭﹐她才走進來,問我能不能借用我的電話打回家給父母。我們學校是這樣的﹐申請電話時﹐每個人都會領到一組密碼﹐一個房間只能有一個電話號碼﹐所以要打出去前要輸入密碼﹐學校才知道要放到誰的電話帳號上。而我們可以用別人的電話打出去﹐只要先輸入自己的密碼就好。我以為可能她的室友佔線﹐她又一付很急的樣子﹐就把手中的無線電話拿給她﹐告訴她說別用太久因為我也要打電話﹐拿出去講沒關係﹐待會拿回來就是﹐接著拿了本小說準備要看。沒想到她還站在原處看著我。
"還有事嗎﹖" 我忍著脾氣問。
"嗯﹐我沒有妳的密碼。" 她答。
廢話﹗ 密碼的意思就是不讓別人知道﹗ "妳可以用自己的。" 我以為她不知道說用別人的電話可以輸入自己的密碼。
"可是~~~ 我沒有密碼。" 她像小狗一樣眨巴的雙眼。
我問她說父母住多遠﹐是否長途電話﹐她說不是﹐我才答應讓她用我的。不過我沒傻傻的抄給她﹐因為我的密碼早就輸入在電話裡﹐按個快速鍵就好。告訴她後﹐我加了句"如果我的賬單出現什麼奇怪的號碼﹐妳最好有錢付給我。明天請自己去申請密碼。"
當時我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可是莫非定律再一次的證明了它的存在。(而且事情如果就這樣而已﹐今天我就不會寫出來了)
她成為我那個暑期的惡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