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喜歡暴力的請自行轉台﹐謝謝**



第二次被施暴後來帶傷上班時﹐老闆想幫助我﹐我又退縮了。愛面子的我﹐說我只是撞傷跌傷﹐沒事沒事。她說我可以占時住她家﹐反正她一個人住的房子房間多﹐我說“no, but thank you.”其實後來她來加州我們見面時﹐都同意說當初我若接受她的好意就不會一直被推回火坑了。

第一次發生在四月。到同年十二月時﹐我幾乎對生命麻木了。每天準時上班下班煮飯掃地洗衣外﹐就是上教會。後來我到大學拿了堂課﹐他對學歷很重視所以難得的准許我每個星期二和星期四比較晚回家。工作和學校成為我唯一的敝所﹐我可以放開心胸讓自己出來透透氣。但是在回家的火車上﹐我總得小心的把那個“我”再藏起來﹐成為沒脾氣只會說好的奴隸。性生活也幾乎到零。他要時﹐我心不甘情不願的取悅他﹐心裡常想著如果我有好一點的刀子我可以把他的那個切下來讓他知道我也有狠的一面。有時他睡熟了而我還醒著時﹐我也曾盯著他的睡臉﹐幻想著我可以用枕頭蓋住他的臉。先把他的手腳綁到床柱上﹐再放枕頭。他醉的跟什麼一樣﹐應該不會醒過來。枕頭放上去﹐用力壓﹐壓久一點的話.....

對﹐我的心中曾經有如此邪惡的念頭﹐而且不只一次。這種想法讓我更加的相信我是個像他說的一無事處的壞人。在他的嘴裡﹐我是個說謊成慣﹐心中邪惡的壞女人。

長時間的如此洗腦讓我相信他﹐相信我是個壞女人﹐我活該被懲罰。

說真的﹐我的精神狀況有一陣子非常的不穩定。但是我還是得戴上面具去維持一切都很好的假象。只要在他面前﹐我的神經一定是繃的緊緊的﹐深怕會說錯話做錯事﹐再次被懲罰。但是無論我如何的小心﹐過一陣子總是會被抓到小辮子。後來我也不逃了﹐逃了也沒用。

十二月﹐家家戶戶是快樂的準備過聖誕節﹐我的心是黑暗的。唯一的亮光﹐是上司和同事看不過我穿著破爛的靴子走在雪地裡任腳去冰(其實是因為沒錢﹐就算預算好的鞋錢﹐也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他拿去買酒買毒)﹐買了雙新靴子送我時。我在回家的路上編好了謊言﹕靴子是父母從加州直接寄來公司給我的。不能說是同事送的﹐他會說我在外人前哭么。最安全的說法是父母。

聖誕節前的兩個星期﹐我和他去辦車子過戶的事(她母親把舊車賣給我們開)。地上四處是冰﹐因為幾天前下過雪。我曾在冰上摔過知道痛﹐所以走的尤其小心。因為怕摔﹐被他嫌慢﹐在車上邊開車邊扣了我腦袋幾拳。放我回家後﹐他就開車走了。去哪﹐我不知道﹐也不care。因為在他放我下車時﹐我就決定了﹐今天是他最後一次打我。I've had enough!

只能說﹐我當時很傻而且我的精神完全的垮了。我把冰箱裡一瓶喝了一口的水果酒和擦拭用酒精混在一起﹐全喝了下去。讓我永遠的睡下去吧!

喝完後我洗澡洗頭﹐想乾淨的走。吹頭髮時﹐我四週的景物開始旋轉﹐完全黑暗前﹐我記得他回來了。

等我完全恢復意識時﹐已經過了一天。我依稀記得他在發現事情不對時﹐沒有叫救護車﹐也沒有讓我好好的走。他灌我柳澄果汁逼我吐﹐後來我還記得他揍我。我摸摸左臉頰﹐痛! 而且腫的比我拳頭還大。

之後他母親帶我去她家住﹐勒令我戒酒(我平時頂多一個月喝一小杯﹐該戒酒的是她兒子吧﹖!)﹐過了一星期後又讓他來接我。

即使事情到如此﹐我還是固執又愛面子的不肯和家人誠實。但是永遠離開他的想法越來越強。既然上天要我再留在世上﹐那我就要好好的活下去。唯一的辦法﹐就是走的遠遠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