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喜歡暴力的請自行轉台﹐謝謝**


星期天﹐他又說不舒服叫我自己去教會的早課。早課完﹐他母親把我叫過去。
“為什麼我兒子又沒來﹖”她質問。
“他說不舒服。”我簡單的回答﹐沒說我早上丟了幾個啤酒罐(15個)。
“那妳不會鼓勵他嗎﹖為什麼要阻止他來聽上帝的福音呢﹖好女人不是這樣做的。”
她在其他人面前如此的罵。
我沒想到她會怪到我身上來﹐想解釋﹐又被打斷。
“大人說話妳還想狡辯﹖”她瞪眼。
我乾脆閉嘴﹐免得她說我媽教不好。沒想到她拉著我“走﹐我們去帶他來。”
嘎﹖她兒子都29歲的成年人了﹐他不來就算了嘛!
“不行﹐他星期五也沒來﹐今天一定要來!”
她很堅決。好吧﹐走就走。

到了公寓﹐我拿出鑰匙開門﹐發現門又從裡面反鎖了。
“妳開門啊!”她不耐煩的。
“開不了﹐裡面反鎖了。”我攤攤手。她開始用力拍門﹐拍到隔壁鄰居探頭出來看怎麼回事。我只好道歉說家裡那個門鎖著而他老母在不爽。她拍了十分鐘有吧﹐才說算了。跟著她走到外面﹐才準備上車﹐她忽然指著陽臺說“妳可以從隔壁爬陽臺過去呀!”

幹!我才被警告過說不准爬陽臺的說!要爬妳自己去爬﹐我心裡想著﹐口上禮貌的說
“喔他應該不會喜歡我爬陽臺。”

“我叫妳爬就爬﹐難道妳要我去爬﹖”
我還沒那麼不尊重長輩﹐所以就冒險啦~~~~ 可是我心中有不好的預感。
結果我才爬進去就被他拼命的推到大門外啦。
當天教會晚課結束後﹐我其實很不想回公寓。可是不回去我還能去哪﹖只好回去了。這次門很容易的就開了。他在電視前玩電動﹐問他餓不餓也只是點個頭。他吃完後又回去打電動﹐我安靜的在客廳看書。

忽然﹐房門開了。他像一具塔一樣站在那﹐盯著我看。我被他看得毛骨悚然﹐艱難的吞了下口水。接著他伸出了手﹐“來﹐進來房裡。”他輕輕的說。我以為警報解除﹐我可以去睡了﹐放心的把手放進他伸出的大掌﹐讓他拉進房間裡。他讓我站好﹐指著窗子問“那是什麼﹖”

我毛了起來。太早解除警報了! 他的聲音還是輕輕的﹐但是我卻覺得危機四伏﹐說不出話來。

他又問了一次。我還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他原先隱藏的怒氣﹐現在完完全全的釋放在整個房裡。我每個毛細孔都感覺的到。我知道我完了。我抬頭看著他的眼﹐無言的求他放了我。

我不懂我到底是犯了什麼罪﹐要接受他如此重的懲罰。我記得很清楚﹐我整個人被推去撞牆後趴倒在地上﹐他拿著打火機要燒我的頭髮﹐我聞到髮尾燒焦的味道(還好沒有整個燒起來)﹐我拼命的求他原諒我﹐我知道錯了我不會再犯了。

不行﹐這樣放過妳﹐妳不會學好﹐他陰森的回答。

接著我被他用他藏在床下避免萬一用的木棍子毒打了一頓﹐我抱著頭﹐右上臂為了保護頭而整個烏青腫起﹐我只感到痲痺。後來背部也被打。當他把我翻過來面對他掐著我的脖子時﹐求生意志使我努力的掙扎。我越掙扎﹐他掐的越緊。之後﹐我就失去意識了。

醒過來時﹐我沒想到自己還活著。或許我一昏他就放手了﹐我不知道。我看向鬧鐘﹐快六點了。我還穿著前一天上教會的衣服。管不了那麼多﹐趁他還睡的很熟﹐旁邊還有一大瓶的啤酒﹐他應該不會太快醒來。我鞋子穿了皮包拿著就跑出門了。那時我能想到的﹐是他的母親﹐因為他們住的近﹐二十分鐘就走的到。

我知道他們都醒了﹐所以我很放心的按門鈴。他母親一開門﹐我的眼淚就掉了出來。查理(他繼父)也從房間出來看是怎麼一回事。知道原因後﹐他馬上要報警。她馬上阻止他﹐說一切她會處理。

她處理的方法﹐是收留我幾天﹐她丈夫一直勸我離開他﹐她就叫我別一直找理由和她丈夫談。“這是我們女人的事﹐妳該聽我的﹐不是查理的話!”

過了幾天她讓兒子來接我回去﹐說他不會再犯了。“人都會犯錯﹐妳該學著有原諒人的心。看看聖經裡耶穌基督受到的待遇﹐他還是原諒每個人﹐愛每個人。妳該學起來。”她是如此教訓我的。

之後﹐過一兩個月他總是會找到理由手腳一起來懲罰我。譬如說我因為趕著煮晚餐忘了換衛生紙﹐衣服燙不夠平﹐掉的頭髮忘了撿﹐各式各樣的理由。我一再的逃去他母親那裡﹐也一再的被她收留幾天後勸回他身邊。每次都是“他這次真的知道錯了不會再犯﹐妳也不要有事沒事惹他生氣﹐要學著寬大的心懷。”

Forgiveness my ass!

她以為我喜歡他生氣揍人呀﹖她自己去給揍揍看。我又沒有被虐狂。

好幾次我在下班時不想回去。想拿起電話打給爸爸媽媽請他們原諒我的固執﹐請他們買機票讓我回家。我的錢都扣在他母親那裡﹐身上一元不到。(所以說我以前真的很傻。她說我們年輕不會管錢﹐薪水都交上去給她管理﹐我就讓支票都直接寄去她家)

但我又好面子﹐不想聽到媽媽姊姊妹妹們說“I told you so.”

又萬一﹐他們不幫我呢﹖

我那時被洗腦到不知道能不能相信自己的家人及以前的朋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