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早上九點到達時,法庭外面的走廊擠滿了人,原來不只跟我同一天去的,星期三也有一些人被叫去寫問卷。站在走廊等了大概十分鐘吧,court clerk 走出來了,說她叫到的名字要出聲。結果我的名字是第四個被叫的。我聽到我名字時,心下沉了一下,回答 "present"後就傳簡訊跟老闆說我名字有被叫到,要進去給律師訪問。她叫了十八個律師們看完問卷後決定要訪問的,然後說其他沒被叫到的還是要進去旁聽。

然後法官稍微介紹了一下這個 case,基本上原告的妻子過世了,過世原因是mesothelioma(間皮瘤),這個癌症有個很大的cause,就是石棉 (asbestos),但是石棉不是唯一的 cause,有些人會有 spontaneous mesothelioma,不一定說要呼吸到石棉纖維。原告在醫生的建議下,決定找出妻子為何會有這個癌症,後來認定說她小時候在她爸爸幫車子換剎車時,她因為會在附近玩或幫忙,呼吸了石棉纖維,所以才會患這個癌症。以前的煞車零件是有加石棉的,所以原告就告了製造商。

其實我當時就覺得“嘎,這樣就會呼吸進石棉纖維嗎﹖就會患 mesothelioma 嗎﹖會不會太扯了﹖”

接下來先是原告律師訪問我們,輪到我的時候律師指出我在問卷上的一個回應。基本上問題是說我對大公司有無成見﹖我回答說有,因為大公司有時候把消費者當白痴等等,然後大家就轟笑了。我沒有故意搞笑啊,我很認真耶!  我為了表示我很認真,我就舉例說,譬如說大藥廠放在電視上的廣告,they would tell you to take their product to help with your disease, but oh wait, there are side effects, like this and that, and sometimes even death.  才講完,全法庭又大笑..... (waleh.....)

討厭啦,我又不是故意要搞笑的,可是大家大概是被 laughing bug 咬了吧,我後來不管回答什麼都會引起大家笑。

律師最後問我說對這種 lawsuit 有沒有特別感覺,我說有,因為我覺得現在太多人為了 easy money 而告人了,然後我又舉例說多年前我在費城時,在一家Dollar Store 被潑在地上的油摔倒了。然後一堆人聚集過來,雖然我後來站起來發現自己完全沒受傷,還是有旁觀者跟我說一定要告這家店啦,她可以當證人啦。我說不用了,因為我又沒受傷也沒有痛到,沒那個必要。才講完,又被笑了。是怎樣啦﹖我又不是來當comedian 的!!

後來被告律師也有問我問題,但是只是問我願意不願意保持 open mind來聽兩方的證人,我說 I think so,終於沒有人笑了。

後來我發現,有些人真的心機很重,被訪問時,回答都超級偏激的,有的是完全偏向原告一方,說大公司都是邪惡的等等,不然就是完全偏向被告那邊,說這個lawsuit 根本就是在浪費時間。還有一個越南人,我不知道是真的聽不懂英文還是如何,不管被問什麼,他都笑笑的說 "yeah",最後法官看不下去了,問他說 "do you understand what's going on here?"  他才回說 "not really."  當然就馬上被 excused 了。

還有一個女醫生喔,我覺得她的心機超級重,她的回答就是完全偏原告那一方,所以後來她被 excused,她根本是雀躍的跳出法庭的。

光是選陪審團就花了兩天 (星期四和星期五)。看不少人被 excused,而我還一直安坐在原位,我就知道自己很幸運的被選中了。因為我不夠偏激又太老實的不會假裝偏激。看起來接下來的幾個星期要在法庭過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lbert
  • 沒辦法阿. 因為很多人都不想做陪審團. 當然也有那種比較極端的case, 當所有選進來的人都很想做陪審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