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級升十一年級的那個暑假前﹐我隨著一個青年交響樂團回台灣去表演。(以前我是吹豎笛 {所謂黑管或單簧管})



第一站當然是台北﹐我們被安置在忠孝東路某段上面的某大飯店。雖然說是四個人一房﹐我的房間總是會有十個以上的女生聚在一起聊天打屁﹐而且都是國中居多。人多到我後來跑去睡窗檯﹐因為床位﹐沙發﹐和地上都睡滿了。

到達的第一天晚上我就覺得有點不對勁﹐可是又說不出是哪裡不對﹐所以我什麼都沒講﹐畢竟嚇壞一堆小女生總是不好。我們也不想被拆散﹐所以儘量不製造太多大聲音﹐不然會被帶隊的媽媽們趕回自己房間或催我們睡覺。拜託﹐大家都在時差中﹐誰睡的著﹖ (結果我在表演台上豆孤好幾次 XD)

午夜後﹐我嘴饞﹐問大家有無要什麼零食﹐就拿著錢包要下樓去小七。按了叫電梯的按鈕﹐站在那裡等電梯時﹐覺得整個地方很陰﹐可是又拼命的安慰自己說我想太多了。等了老半天﹐電梯終於來了。

然而﹐就在電梯門開到一半時﹐它忽然好像被人從裡面按 “關門”鍵一樣﹐用力的關了起來。

靠!!!!!!

我(假裝)很鎮定﹐不信邪的﹐再按了一下叫電梯的按鈕。

才離開我們樓層沒多久的電梯﹐又讓我等了很久才又到達我們樓層。這次﹐門慢慢的整個開啟﹐我卻不想進去了。帶著抗議的肚子﹐我回到房間。大家問我怎麼兩手空空的﹐我簡單的說“電梯有問題。”

“那走樓梯啊” 有個女生建議。

馬的﹐電梯就夠陰森了﹐樓梯一定好不到哪裡去﹐我才不要自己一個人去走。當然我只是說 “樓梯很暗耶。”

有個笑起來很甜的妹妹說 “不然我陪妳一起去吧。”

我只好硬著頭皮﹐和她一起走出房門。我說連續兩次都是來同一部電梯﹐而且怪怪的。其實同一部不奇怪﹐為了省電和安全﹐很多大樓都是在很晚時把其他電梯關掉的。她說我們再試一次好啦﹐我只好答應了。

這次我們等沒有很久﹐電梯就來了。然後﹐門慢慢開啟﹐就在幾乎全開時﹐又像第一次一樣﹐很用力的反方向操作﹐而且很快的關了起來。我(假裝)沒事的聳肩﹐說“剛剛就是如此。”

就在那時﹐有幾個男性團員出現了﹐原來他們也是時差 + 肚子餓﹐也要去小七覓食。看我們兩個站在電梯前﹐可是叫呼鈕沒亮﹐問我們在幹嘛。我們說電梯怪怪的﹐還被他們笑。他們按下鈕﹐電梯來了﹐而且門整個開起來﹐之前陰暗的感覺也沒那麼重。我想說男生陽氣重﹐就跟著他們一起進電梯了。

後來還有一個晚上﹐我又要自己坐電梯時﹐明明沒有很晚﹐上來的也不是之前那部電梯﹐偏偏同樣事情又給我發生了﹐似乎有人不讓我坐電梯一樣。按了幾次叫呼鈕﹐都是同樣結果。然後有其他人來時﹐電梯就給我裝傻﹐乖乖的芝麻開門讓我們一群人進去。

我的結論就是那家飯店不乾淨﹐雖然我沒看到什麼 (也還好沒看到)﹐但是光是電梯的亂來還有我的直覺﹐我很確定那幾個晚上是有東西在鬧我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Urda Glimhild
  • 看來你是比較容易感覺到阿飄的體質,而且他們可能察覺出你有這樣的特質,
    還會故意和你作對、搗亂,太可惡了!!
    電梯一直關關關,真的很氣人@@
  • 對啊~ 真的很討厭。

    pearl729 於 2010/09/04 14: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