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工讀生Sera 和另外一個秘書妹妹 Michelle 聊天﹐因為 Sera 將要搬進生平第一個公寓和三個女生一起住﹐我們聊到了和朋友一起住時會浮起的一些事。我是這麼說的﹕"If all is well, great; but if things do go wrong, best friends can turn into worst enemies."

先說她們剛找到的公寓好了﹐據她說是兩個睡房和兩個衛浴﹐其中一個房間比較大﹐而且是套房﹐另外一個房間比較小﹐放了兩張單人床就有點擠﹐而且不是正方或長方形﹐有一面牆是有角度的﹐真怪!

不過為了省UCLA 貴不啦嘰的宿舍費﹐又不要離校園太遠﹐只好如此啦! 那房間如何分配呢﹖Sera 說她和她的好友要共用小房間﹐另外兩個女生(她在宿舍認識幾個月的) 要公用大的房間。

“妳覺得如果我要她們一人每個月多付$30﹐合理嗎﹖”Sera 有點擔心的問。

合理﹖拜託﹐我覺得她們一人每個月該多付$50咧!

我跟她說合理呀﹐不過這種事情一定要現在就說清楚﹐包括買菜煮飯洗碗清理公共地方(客廳&走道)要如何都一定要馬上開個小會議說好﹐不然有誤會時﹐事情可能會變的不好看。

“喔﹐怎麼說﹖”她和Michelle 眼睛睜的大大的。

哈﹐老闆都還沒到﹐剛好來閑聊 + 講古啦!

話說在Temple U 的第一個暑假﹐我就從鞋盒似的宿舍搬到套房式的﹐一間裡面有三個房間和兩個衛浴。一個大客廳﹐餐廳﹐和廚房是公用的。房間通常是一房兩人﹐可是暑假時學生比較少﹐我很幸運的佔用了一間房間。

搬進去時大家有打招呼﹐也分配好誰用哪層冰箱格﹐哪個櫥櫃﹐之後因為我除了拿課外還有打工﹐比較少在宿舍﹐偶爾碰到面也只是點點頭。

第一個星期天﹐我懶洋洋的起床後﹐走向廚房要煮碗泡麵時﹐被嚇到了! 天哪﹐杯盤狼藉﹐爐子四週都是油﹐爐子上有個大鍋子﹐裡面也是油。我把視線轉到餐桌上﹐看到了答案。原來有人炸雞﹐吃飽後碗盤一推就跑不見人影了。

馬的﹐這樣我如何用廚房﹖只好不聲不響的收拾﹐洗碗洗鍋﹐刷洗爐子後才餓的發昏的煮泡麵來吃。生氣嗎﹖當然氣﹐氣到後來肚子痛了一整天。後來我出去會朋友時﹐房友們都還未回來﹐晚上我回來時﹐大家都睡了。幹!

之後同樣情形又發生了﹐在第三次時﹐我刷洗完廚房後就坐在客廳等。等到傍晚時﹐A 房的女孩子跟幾個朋友回來了。我還沒開口呢﹐她就哇哩哇啦的罵起來“Damn, who the f*ck isn't minding her own f*cking b'niz and keep washing my sh*t? What the f*ck?!”

一聽到﹐我整股氣冒上來﹐站了起來“What the f*ck?  I did, you f*cking bitch!  How do you expect others to use the kitchen after you've made the f*cking mess!?  That's what the f*ck!”

她和朋友們都呆住了﹐沒想到平時少說話少社交的亞洲女孩會發飆吧? 而且要扭脖子是吧﹖誰不會扭著脖子罵人﹖要比兇比ghetto﹐來呀﹖

她被我一兇﹐氣勢也弱了大半﹐回嘴說她又沒有要別人幫她收拾﹐她只是出去“一下”﹐回來就會處理的啊﹐哪想到會有人那麼雞婆。

看她聲音軟下來﹐我也不兇了。“可是還有人要用廚房呢﹐妳沒想到喔﹖”

她淺棕色的臉染上紅潮“嗯﹐是沒想到那麼多。”

後來就和平了﹐剩下來的時間﹐我再也不用洗別人留下來的髒碗盤﹐唯一知道她炸雞﹐是在冰箱裡看到她收起沒吃完的。所以﹐我們如果一搬進去時就先開好會議﹐彼此稍微認識一下﹐就不會 F 字妳來我去的啦!

說完這個故事﹐Sera 和 Michelle 都呆掉了。“厚﹐妳也會兇喔﹖看不出來耶!” Sera 說。呵呵﹐就說我表裡不一嘛﹐所以不要以貌取人喔!

她又說她了解我的意思了﹐她會開個小會議把這些事情都先說清楚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