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開車回家時﹐想到了兩件往事﹐一是被誣賴成小偷的事﹐另一個也是小時候的事件。

話說我六年級時﹐因為夏令營發生的事﹐讓我不怎麼信任其他女孩子﹐雖然六年級班上同學都是五年級時一樣的﹐過了個暑假﹐那個感覺就是不同。以前我沒有給同學家裡電話號碼的習慣﹐所以暑假時通常是沒有在聯絡的。

再加上﹐開學前﹐我正式進入青春期。不只是開始有月經﹐連胸部和身高也急速成長﹐感覺起來好像忽然間變成全班最高﹐而且放眼過去﹐好像也是唯一開始穿胸罩的學生﹐我變成班上的怪物。

因為近視又沒眼鏡的關係﹐老師還是讓我坐最前面﹐坐在我後方的是一個矮小頑皮的男孩子。他是第一個發現我穿胸罩的﹐接著大家都知道了。女同學們把我當怪物一樣的遠離﹐男同學不是嘲笑我就是找機會羞辱我﹐或著從後面忽然的用力拉我的胸罩帶子然後彈回來﹐痛!

有的比較過份的女同學會趁我不在教室時搜我書包﹐看有沒有衛生棉﹐有的話﹐就報告給全班知道﹐甚至有女生偷看我在廁所﹐看我有沒有在用! 要不是我當時班上唯一的女性朋友小齡阻止她們﹐她們或許會更過份呢。可是小齡的脾氣跟我差不多﹐比較溫﹐所以那些女生根本不怎麼理她的阻止。

老師是男的﹐我不敢找他告狀﹐覺得他應該不會了解我的感受。回到家﹐我越來越沉默。我的脾氣比較不嗆﹐通常是比較忍氣吞聲的﹐依我大姊的說法﹐是比較溫柔啦(羞)﹐被欺負了也不懂得至少要告知媽媽﹐就這樣﹐我越來越不快樂。

跟著青春期來的﹐是叛逆。我因為不高興在班上受到的對待﹐開始以別的方法表示我的不高興﹔第一個是不肯穿制服。我開始每天穿便服上學﹐等著看老師會如何處理﹐可是老師什麼也沒講。我這個老師和大姊上五&六年級是同一個﹐而且大姊當年是老師的寶貝學生﹐所以或許是因為大姊的關係﹐他沒太管我。而且我功課照寫照交﹐還是樂隊的隊長﹐除了不肯穿制服外﹐也沒做什麼太驚世駭俗的事啦。

我除了自己的衣服﹐還開始進攻媽媽的衣服﹐因為開始覺得自己的太孩子氣。一般的書包我也不肯用﹐用的是一個大姊給我的牛仔布斜背的包包。有一天升旗後﹐等我把樂器收好﹐走回教室時﹐老師正好不在。(那一天真的不是我的天﹐我先是差點遲到﹐衝進教室丟下包包後就衝去樂器室拿手風琴﹐再衝到操場﹐才趕上昇旗典禮。那天又剛好是月經第一天﹐我的心情差的很。)

才走近教室﹐一個站在門口的同學大喊“她回來了!”接著我看到一群人從我的座位那裡一轟而散﹐有些是跑回自己的座位假裝沒事﹐有些是站得不遠等著看我的反應。我一走近位子﹐看到了我包包裡的東西全部被倒了出來﹐包括一小包衛生棉。我先是呆住﹐不知該如何反應。看了看整個班上﹐只有兩個人沒幸災樂禍﹐一個是小齡﹐一個是班長。班長或許有制止吧﹐可是他也是大好人一個﹐制止也不會有太大的作用。

一開始我什麼都聽不到﹐有種被孤立的感覺﹐我的胃開始抽痛﹐一股怒氣冒了上來。

“誰﹖誰幹的﹖太過份了!”我大吼﹐眼淚也開始在眼裡聚集。最過份的那個﹐坐我後面的臭男生﹐開始大聲笑。他說些什麼我不記得了。我很生氣很生氣﹐用力的打了他一巴掌後﹐我開始把所有被倒出的東西及抽屜的東西塞進包包裡。教室裡開始鬧轟轟的﹐有人說要告訴老師我打人﹐有人在罵我﹐有人在笑。我把東西塞完﹐頭也不回的走出教室﹐有種我永遠不要再見到這些人的想法。

走過安靜的操場﹐我來到了校園側門﹐本來想往正門走掉的﹐可是我看到西裝筆挺的校長和別人就站在正門那裡﹐膽子就跑掉了。那時的我還蠻瘦的﹐側門關了後離牆其實還有那麼點距離﹐我側身就出去了。拎著包包﹐我也沒有往哪裡跑的膽子﹐過了馬路就是我們住的巷子﹐我就一路走回家了。

回到家﹐以為不會有人在家﹐沒想到爸爸因為身體有點不舒服在房間裡休息。一聽到有人開門關門的聲音﹐爸爸從房裡問“什麼人﹖”我差點跳起來。我打開爸媽房間門一點﹐回答說“是我﹐我不舒服請假回來。” 總不能說我逃學吧﹖接著﹐我從客廳拿了無線電話﹐因為我有感覺老師會打電話過來。電話拿到房間後﹐我又很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打電話告訴媽媽說我請假回家休息。

坐在書桌前﹐我什麼書都看不下﹐心中怕的要命﹐不知道自己那麼衝動的結果會多嚴重﹐怕媽媽會不了解﹐怕會被體罰一頓﹐更怕回學校面對一向對我很好的老師。忐忑不安的我﹐一直盯著電話。

終於﹐電話響了﹐我馬上接起來。果真不錯﹐是老師﹐很不高興的問我怎麼一回事﹐說同學告訴他說我不只打人﹐還逃學﹐他要我給他一個解釋。我很生氣的說 “你問問那些男生他們是怎麼欺負我的!”

他說 “妳爸爸媽媽呢﹖”

“爸爸上班” 我小聲的說。

“媽媽呢﹖” 他繼續質問。

“媽媽在補習班。” 我答。(那時我媽媽是開補習班和舞蹈社)

“電話幾號﹖” 不肯那麼簡單饒過我的老師繼續問道﹐哎~~~~

“我不知道。” 我更小聲了﹐說謊說的很心虛。

“還說謊﹖! 幾號﹖” 老師生氣了﹐啊啊啊啊~~~~

我只好報上號碼。

之後﹐媽媽有問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大概的告訴她說同學欺負我﹐欺負的太過份﹐我很生氣就跑回來了﹐可是我很彆扭的沒說出詳情。後來也沒因為逃學挨打﹐可是第二天還是得上學。

到了學校﹐老師把我叫過去﹐說以後不管有什麼事要說﹐打人是不對的﹐逃學更不對。我因為他的不了解﹐生了一場悶氣。在接下來﹐一直到畢業﹐我的話更少了。唯一對我好的﹐還是只有小齡跟班長。

這就是我逃學的經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upbed
  • 好可憐的小孩~真讓人同情!<br />
    這個世界就是有那種人~<br />
    那些人以後就不要遇到自己的老婆或是女兒也被這樣欺負<br />
    不懂得將心比心的人渣敗類= =+
  • ooTaiDuMeioo
  • 我以前就是很氣你會被別人欺負回來也不講。 也不想想你大姊在學校還蠻吃的<br />
    開的﹐幫你“解決”事情是沒問題的。
  • Kate
  • Dear Pearl,<br />
    <br />
    這樣的青春期經驗很不好受的呵, 想到妳當時沒人可投訴或依<br />
    靠....逃回家總是安全的....妳現在即使很獨立了,但別忘了家<br />
    這個堡壘喔。
  • 2-2
  • 我是覺得你出手太輕了,至少也應該把那個人打到半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