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前服務的公司(就是我差點為了幾萬塊而離開現職的公司)做的是 personal development / motivational speaking。大概就是教人如何讓自己更進步﹐更快樂﹐如何原諒過去﹐過更好的生活﹐還有﹐如何賺大錢。這種公司其實不少﹐只是這個公司的創始者比別人多教了一點﹕催眠。

 

催眠其實是很籠統的說法﹐可是我中文不好﹐不會翻譯 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簡單的講﹐就是改寫腦中的想法。我沒上過他的課﹐雖然在那裡上了近一年的全班﹐之後也還是不斷的做零工﹐除了幫忙回答一些財務的問題﹐也都會到大型活動來幫忙做收錢管錢的工作﹐然後在活動結束後一小時內馬上報告活動收入給大老闆。如此多賺些錢其實也不錯﹐而且我做久了﹐對一些常來幫忙的人都熟悉了。不過我和這些人的關係也只限制在活動時﹐活動完了我又回到日常的軌道﹐等下次的活動再見面。通常都是連續三個週末都有大活動﹐大家見了面都笑嘻嘻的抱來擁去﹐可是時間久了﹐我慢慢的看出了一些戴著面具的人。

 

因為我是做財務的﹐在有些人眼裡我好像很重要﹐不管我需要什麼都馬上幫忙。可是我很少會找人幫什麼忙﹐畢竟我們人手已經不大夠了﹐還要麻煩別人我會覺得不好意思。所以大部份時間我都坐在我的角落或者辦公﹐或者上網﹐不去煩人的。偏偏有些人就會來煩我﹐譬如說“我還欠公司兩千塊的學費能不能晚點教﹖”“拜託幫忙我確認一下說系統有顯示誰誰誰是我帶來的”等等。每個人都是臉上戴個大笑臉來煩我這種平日可以打電話到辦公室去問客服部門的事情都拿來煩我。(所以我在此靠么)

有個女的﹐叫她琵娜(英文名直接用發音翻譯)﹐在06 年時就常常在活動見到她﹐當時我還在這公司上全班﹐也常接到她的電話。甚至在那年的聖誕節她寄個包裹來公司﹐送小禮物給每個女性員工。當時英格就跟我說此女來意不簡單﹐別讓一個五塊錢的小禮物給收買了。英格看人很準﹐所以我很小心的記起來了。

 

這個週末是08年第一個大型活動﹐昨天開始的。從昨天到現在﹐我冷眼的看著不同的人來問我“珍珠妳方不方便幫我一下........”我自然是好好好﹐我能做的儘量做﹐也才不會讓這些自願工碎嘴說“喔辦公室來的就很怎樣怎樣”的。

 

靠么完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arl729 的頭像
pearl729

珍珠妹就是我.......

pearl7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2jie
  • 然後呢??
  • pearl72978
  • and then?<br />
    then i got busy so had to end the complaining. hahaha<br />
    but since i'll be at the event in SF this weekend, i'm sure<br />
    there'll be free time to finish writing about these fake people.